当前位置:96书吧 > 红豆生南国 > 7.第007章彷徨

7.第007章彷徨

  转眼到了十一月份,距离葬礼结束、周居翰离开,已经是一个多月后。

  早上只吃了两片全麦面包,胃里不断泛着酸,张小檀坐在教室里,只觉得度秒如年。好不容易挨到下课,她又接到了校办中心的简讯。

  尽管再不乐意,她还是得去。

  穿过教学区,横跨操场,很快就到了西大门。校学办中心就在1号楼一楼的走廊尽头,门虚掩着。她叩了两下,朱主任在里面唤她进去。

  张小檀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深呼一口气,面无表情地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没有旁人,朱主任坐在办公桌后面,年近五旬的身体已经发福走形,一张勉强还算周正的脸,不过那梳得油光发亮的头发和浓郁的发油味道让她觉得恶心。

  他和蔼地对她招了招手。

  张小檀只得过去。

  “知道我叫你过来是为了什么事情吧?”

  张小檀点点头。这半个多月来,她每天晚上都睡不安稳。以前家里虽然也不富裕,但她从来没想到自己为被一个学期的学费逼到这种地步。

  她上的这门学科是中外合资,本土本身的学费不高,但很多课程学校要交付给外教高额的教学费用、购买非常昂贵的教学材料。

  张小檀说:“我会尽快筹钱的。”

  朱主任叹了口气:“不是我不愿意帮你,你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失去这样一个学生,那是学校的损失。所以,我已经帮你扛到现在了,但是,凡事都有一个期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他抬头看向她,“是不是家里有什么困难?”

  他探寻的目光让张小檀想起了《祥林嫂》,那些八卦的邻里也是用这种充满好奇和玩味的眼神望着她。

  她脸上一阵阵发烫,不得已给自己下了军令状:“下个月,下个月月初,我肯定能拿到钱。”

  “其实不用那么为难。”朱主任忽然隐秘地笑了笑,伸手就去捉她的手。

  张小檀吓了一跳,猛地将手缩回。

  朱主任也不尴尬,语重心长地说:“你回去好好想想。你一个小姑娘,家里也没什么人了,我瞧着也不忍,谁见了都得帮衬着点,你说是不?”

  帮衬?

  怎么不见你帮衬你那离了婚又瘫痪在娘家的老婆和孤女?

  张小檀忍着恶心退了出去,招呼也没跟他打。

  走在飘满落叶的林荫道上,张小檀忽然感到非常迷茫。她只是一个没有经济收入的大学生,打工挣来的那点微薄小钱,只能用来勉强度日。

  她哪里还有多余的钱交学费?

  回宿舍的路上,碰上了正好从教学办回来的班长梁奕铭。

  这位班长长得高大俊朗,家境殷实,很受学院里女生的欢迎。系花邢璐曾无数次对他示好过,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梁奕铭对她更有好感。

  从大一到现在,大大小小的礼物也送了不少,不过她从来没有收过。吃了这么个闭门羹,她原本以为他会知难而退,谁知,他反而更加高看她一筹了。

  “一下课就不见你,躲哪儿偷懒去了?”

  张小檀勉强一笑:“没。”

  梁奕铭没发觉她的异常,随口邀约:“下周四晚上学院有聚会,你来吗?”

  如果是往常,她肯定会拒绝,这会儿却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梁奕铭都惊讶了,随即喜不自禁,将门票递给了她,脚步轻快地走了。张小檀醒转过来,将这张粉红色的门票捏在掌心观摩,禁不住心虚脸热。

  她刚才脑子里竟然闪过一个无耻的念头——怎么从他口袋里捞钱。

  回到宿舍,夏秋白一把抱住她:“上哪儿了,脸色这么难看?”

  张小檀有些后怕地拍了拍脸。真有这么明显?

  邢璐架着脚踩在桌子上,慢悠悠给自己上指甲油:“听说你这个学期的学费还欠着,需要帮忙吗?”

  张小檀只觉得兜头一盆凉水浇下来,后背都沁出了冷汗,从未有过的难堪。

  她是怎么知道的?

  邢璐涂完半只脚,抽空瞟了她一眼,眼神像关切,又像玩味:“需要帮忙吗?”

  张小檀没理会她,冷着张脸回了自己座位。

  邢璐在她身后笑着说:“别介意啊,我跟你闹着玩呢。我们家虽然有几个钱,但也不是路上见着个乞讨的就能扔上两枚的。”

  夏秋白猛地拍了桌子跳起来:“你丫说什么呢?有胆儿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