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6书吧 > 醉枕红楼 > 第1章红楼系统

第1章红楼系统

  在经过了最初的迷茫与不可思议之后,宁国府东北下房的炕上,俞禄默默无言地望着他眼前出来的光幕,光幕就像电脑的显示器,上面有如上字迹。

  两天下来的俞禄明白了因为那一次救人的意外,他彻底离开了那个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世界,而且阴差阳错来到了红楼世界,他前世醉心于红楼、醉心于国学,难道是冥冥中早有注定?

  他在思考眼前的一切。

  俞禄,宁国府账房头目之一,父亲俞福、祖父俞忠皆是宁国府奴才,所以,这个前身是名副其实、一折不扣的家生奴才。但是他脑海里的前世灵魂记得红楼每一个有名字的人,俞禄是一个小管家,那应该是这个前身后来做到的。

  可惜由于俞禄父亲俞福死了,俞禄得秦可卿恩准回家办丧事,出殡回来便得了大病,灵魂极弱,是以他才得以趁虚而入。

  明白了身份之后,俞禄开始了思考对策,家生奴才、陪房、乳母等是贾府奴才阶层的中坚力量,可以说他这个身份不至于一无是处,三代家生奴才倘若由主子恩准,官方规定出来可以应考做官,只是在京不得至于堂官,外任不得超过三品。再怎么说,也比倡优、胥吏、乐户、轿夫强多了,而且贾府豪奴,出去街上都可以抖抖威风。只要你不犯什么必死的错误,确实是一份混吃等死的好工作。

  但是,俞禄对此境况不太乐观,因为贾府是要灭亡的,结果他要么被发卖,要么服役,要么被充军流放,总之,结局十分不妙。

  所以,他制定了第一个目标:赚点钱,想办法脱身,溜之大吉,他不想成为贾府覆灭的陪葬品,毕竟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也就是说,现在还不能抽奖,积分不够。

  “系统,你好无耻。”犹豫了许久,俞禄面无表情的说道。

  光幕突然收缩,变成一阵光点印记刻在俞禄的右手腕上,只听见系统的声音在俞禄脑海响彻:“身在红楼,你不收几个妹子,本系统都觉得天理难容,现在宿主无端对系统不敬,克扣积分两点,剩余三点,以儆效尤,下不为例。”

  俞禄:“……”

  ……

  大乾朝,康靖四十四年,冬至,一场鹅毛大雪从直隶到顺天,从西城到贾府,下了个不休不散。京师外城难民匍匐,每天不断有饿死冻死的人,被洒扫街道的五城兵马司差役运往东城左家庄化人场。

  然而贾府下人却没有多大变化,除了多穿点衣物、多烤点火之外。卯正二刻,所有宁国府下人穿戴整齐,一个不缺的站到了议事厅大堂外面的空地上,地上水磨砖石,光滑洁净,前面大厅雕龙画凤,一尘不染。后有一道垂花门,隔开了外界,等雪小了,飘飘荡荡,似是一个玻璃世界。

  之所以成天懒散的东府下人会这般整齐,是因为族长贾珍来视察了,年节将近,祭祖、过节等事,颇为忙乱,贾珍必须亲自处理。

  俞禄是账房头目之一,自然有幸站在这堆人中间,他看到了贾珍披着猞猁狲大氅,坐在议事厅交椅上,面对众人,不停地吩咐小厮喜儿、寿儿念账本,不断地问可缺了什么绸缎、什么瓜果,倘使真短了,贾珍会极为不高兴地训斥。他唯一的儿子贾蓉站立旁边,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在给一个小管家鲍二使眼色。

  宁国府都总管赖升恭恭敬敬地垂手侍立,看他的样子,一定是在等候吩咐,下面的下人静无人声,往常敢对赖升抱怨的脾气,现在完全没有了,只因为议事厅那个叫做贾珍的人而改变。俞禄虽然熟悉红楼,但是身临其境,那种尊卑、礼数,让他对这个等级森严的社会,更有了深刻的认知。

  贾珍在极为不开心的苛责着,快过年了,东西两府的主子都等着,为什么家下庄头乌进孝还没有送上等米和名贵的动物来?他下令鲍二出去探探消息,催着点,又说庄子虽然在关外,但是时间很不早了。

  然后都总管赖升,小心翼翼地等贾珍脾气歇火了,谦卑地递上账本:“回珍大爷,这是东府账房上个月的支出账簿,小的亲自查验过了,共计有买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