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6书吧 > 混秦记 > 第五章七星胎记

第五章七星胎记

  扶苏当然记得这句话,当初正是因为这句话,让父皇对方士失去了信任,进而焚书坑儒,自己也因为极力阻止父皇这么做而被派到边疆来督导军事。

  蒙恬继续说道:“皇帝因惧怕匈奴胡人南下,派臣等驻守上郡,抵御胡人,所以臣日夜操劳莫敢一丝疏忽。”

  “那这人莫非对应预言中的胡字?”扶苏说道。

  “非也!”蒙恬笑了起来,“今日回来老夫人便找到我,说她在河边救了一个人,就是这位燕休,他脱衣的时候,老夫人见他背后有七颗痣,呈北斗七星状分布,而正中间还有胎记,形似'破虏'二字。”

  “哦?竟有如此奇事?”扶苏收起自己警惕的神情,换成另一种好奇的目光盯着燕休,倒是把燕休盯得不自在。

  “你们两怎么这么看着我?”燕休问道。

  “燕公子,你把衣服脱了让小王看看。”

  “什么?脱衣服?”燕休大吃一惊,自己可从来没看见过哪个历史书里记载扶苏有同色之好啊!但毕竟没人知道扶苏真正的性取向,燕休吓得紧紧抓住自己的衣服,“我可不是那种随便的人!而且我绝对的直!”

  “你在说些什么啊?”扶苏迷茫的看着燕休,随即对李治说道:“扒了他。”

  “遵命!”李治一拜,立刻走到燕休身边,抓住衣服就往下扒,燕休虽然一边叫着不要一边拼死抵抗,但无奈李治实在力大无穷,最终还是被扒掉上衣裸露在众人面前。

  “娘啊,孩儿不孝啊!”燕休抱着自己的身体仰天长叹。

  “什么孝不孝的!转过身来!”扶苏命令道。

  “叫你转过去!”李治不由分说把燕休扳了个方向。

  “你不要害怕,小王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扶苏从上首座位上走下来,仔细看着燕休背后的胎记,为了确认这些东西不是被人画上去的,他还伸手在燕休的背上摸了摸。

  “哎呀!你不是说不会怎么样吗?怎么还上手了呢?”燕休被这一摸打了个激灵,疯狂大叫起来。

  扶苏在确认了那些东西不是人画的之后,便又坐回了位子上。

  燕休赶紧把衣服整理好,然后一脸哀怨的人盯着天花板。

  “燕公子,小王问你,你可知你背后的胎记代表了什么?”扶苏问道。

  “胎记?什么胎记?”燕休听见扶苏问他,便看向扶苏,不过依然不明白扶苏的问题。

  “你背上有北斗七星状的七颗痣,以及破虏二字胎记,你可知道?”

  “不可能啊,我从来不知道我背上有胎记这种东西!”燕休在自己的脑海里仔细搜寻了一下关于胎记的记忆,不过确实是没有的,以前洗澡的时候时常在镜子面前臭美,也从来没看见过自己身上有胎记。

  “莫非尊父尊母没有告诉过你背上有胎记的事?”扶苏继续问道。

  “没有!”燕休坚定地回答。

  “来人!拿两块铜镜上来!”蒙恬接过话去说道,“可能燕公子的父母以此为奇事,怕你引祸上身,因此没有告诉你。等一会儿铜镜拿上来,你亲自看看。”

  不多一会儿,两块铜镜便拿到了大厅,燕休再一次脱下上衣,自己手拿一块铜镜,另一块由下人拿着站在身后,燕休颤颤巍巍地将铜镜移到能看见自己背上情况的地方,确实,自己的背上赫然有着七颗黑痣,以及形似“破虏”二字的红色胎记。

  这又是什么情况?燕休张大了嘴巴,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两个字,自己是百分之百的确定,穿越之前身上没有一丝一毫胎记的样子,而现在这胎记又如此真实的存在于自己的背上。

  看来这所有的事情都只能用穿越来解释了。

  燕休的脑容量也不允许他能找到其他的解释,于是他决定顺着蒙田的话说下去:“看来蒙将军说的很有道理,小时候我曾经做过一个梦,梦见自己被一个不知名的老头打翻在地,然后拿利剑在背上砍了七下,即使在梦里我也觉得无比疼痛,但这个老头鹤发童颜、仙风道骨,又不像是大奸大恶之徒,用剑伤我之后便化作一阵青烟远去了。醒来之后我也有觉得背部不适,但并没有太在意,今天猛的发现自己背上竟有胎记,恐怕只能是和那个梦有关系。”

  燕休讲到这里稍微顿了顿,发现扶苏和蒙恬两个人听得津津有味毫无怀疑的表情,于是继续说道:“这个胎记一眼看去便知道是不凡之物,我那无甚见识的老父老母恐怕就算是知道这个胎记也不敢乱言吧!”

  听完燕休的话,扶苏和蒙恬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来是对燕休的解释非常满意,燕休也暗自窃喜,这古代人封建思想就是严重,还好自己聪慧过人、才思敏捷,立刻就编了这么一个故事,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轻易就相信了自己,看来自己的生命安全起码是保证了,而且从他们满意的表情看来,说不定自己还能荣华富贵一番呢!

  “燕公子,既然你是在梦中得到的仙人指示,想必今天出现在这里也是上天的安排。”扶苏再一次从座位上站起来,整个人呈现出一种异样的喜悦,几乎可以说是手舞足蹈了。

  甚至连蒙恬这个成熟稳重的军人脸上也是止不住的笑意,他走到燕休的身前,用手有力的拍拍燕休的肩膀:“燕公子,天命就是这么奇妙,你失去了曾经的记忆出现在这里,而你似乎就是肩负国家命运的那个人,如今我和皇长子殿下也能安心的谁上一觉了!”

  燕休虽然知道扶苏和蒙恬两个人肯定会对自己有些优待,但没想到居然上升到了国家命运的地步,这实在有点出乎自己的意料了,他正想推辞一番,却被蒙恬给拦住话头:“这样,你今天也经历了很多事情,一定很累了,你先下去休息一晚,明天我们在详谈,你看如何?”

  蒙恬说完,也不管燕休什么反应,立刻转身对李治说道:“李治,你赶紧叫人收拾一下西边的厢房给燕公子歇息,然后再让庖屋为燕公子做一桌上等的酒菜,让燕公子吃饱喝足,好好休息一下!”

  李治领命走出大厅,奔厨房而去。

  扶苏也走到燕休的面前说道:“燕公子好生歇息,小王明日再来叨扰蒙大将军!”说完和蒙恬互相拜了拜,也走了出大厅,蒙恬赶紧让下人送扶苏出去,自己则带着燕休往厢房走去。

  刚进厢房,蒙恬就说道:“燕公子你好好休息,我还有些军务要办,就先告辞了,明天再何燕公子畅谈。”

  “蒙将军,为什么你和皇长子殿下这么看重我?”燕休叫住正要离开的蒙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