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6书吧 > 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 > 第124章 沉煞的梦

第124章 沉煞的梦

  他们走的是夹道旁边的另一条小道,其实这条小道应该并不是路的,只是在夹道边上石壁上天然的一条一脚板宽的平台,距离下面真正的夹道有两米的高度。

  不能走下面,是因为下面几乎上十米一岗,是这里防守最严密的地方。

  一般人还没有办法从这上面走过,因为这一条天然的小石道上都是水涯壁上渗出来的水,那些水带有天生的粘滑,一不小心就会滑倒,掉下去倒不至于出事,但肯定就会惊动人了。

  云风对这云峰山庄的一切都非常熟悉,说明他应该也深得云向阳的信任,所以楼柒才觉得这样还要背叛云向阳肯定是有着不小的秘密,但是她并不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没有什么好处的话她根本就不想知道别人的事。

  但是这个时候楼柒突然心里有点儿不是很舒服的感觉,莫名其妙的,所以一时忘了注意脚下,有一小颗石子差点儿就被她踢了下去。

  她敛了心神,继续往前走。

  而就在这个时候,沉煞正骑着飞痕带着踏雪,奔驰在冰原之上。

  眼前已经望得到一片的绿色,即将要出冰原了,他这两天已经是急怒交加,月卫都不敢惹到他,从来没有想到,只是因为楼柒失踪,主子变成这般模样。

  几乎是连吃东西的时间都没有,在发现了有那冰洞之下的地道之后,他就用了信号将他们召集,留下所有人看着伤员,只带着他一路急赶,想要追上楼柒。

  但是,他们并不能肯定楼柒就是从这地道走的,是的,在月卫看来并不能肯定,因为没有任何的证据,但是主子认定的,他只能跟,只能跟。

  然后就是一路出了冰原。

  这一路自然也并不是风平浪静的,杀了小猫三两只,大虎四五只,饿狼三四头,有北苍的,有东清的,还有南疆西疆的,其中一次,他们还差点再次在西疆人的手中折了。

  西疆,果然是让人痛恨的。

  那些虫子咒术简直就是让人恨得牙痒。

  “主子,你的伤......”月卫担忧地问道。就是在对上西疆人那一次,主子替他挡了一个咒术,虽然以无比深厚的内力强破了,但是也因此而受了内伤。

  “不碍事,赶路要紧。”沉煞头也不头,双腿一夹,驰骋,继续向前冲,继续向前冲,也许,楼柒就在前面了。

  没有人能够体会沉煞内心的那种愧疚和煎熬,没有人!楼柒是在他的保护之下失踪的,那千年石髓,加了是他逼着在那里喝下去的,他太过自负了,以为自己会一直在,一定能够护她周全,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楼柒出事了,不见了。

  现场没有半点打斗的痕迹,那只能够说明,楼柒当时还没有清醒过来,而要是因为这样害她出了什么事,就是他害的,是他。这一辈子他都不会原谅自己。

  一路追寻过来,看到马车的痕迹,可以看得出来是对方也是一路急赶。在地道里,是雪狼的痕迹,说明对方有懂得驭兽的人,后来又换了马车,说明他们肯定是要出冰原的,而且还要赶很很一段路,所以他找到了座骑,也顺便带上了踏雪。一定在将楼柒带回来,要是她出了事,他就灭了天下!

  冰地上突然间拉起了一道长长的绳索,左右两旁的雪堆里有两道身影同时直冲而起,身上抖落了大片冰屑。两人大喝一声,同时将绳索两头拉紧,拦在了前头。

  “嘶!”

  飞痕一声嘶鸣,沉煞心中也是一凛,立即就勒住了缰绳,马的前蹄高高地抬起,几乎完全直立,要不是沉煞的反应快和骑术过硬,早已经从马背上被甩了下来。月卫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他本来就落后于沉煞一段距离,给他的时间要充足得多。

  好在飞痕是上品汗血,有极高的灵性,与沉煞之间的默契也相当高了,否则这一下不是被那绞了铁丝的绳索给割了头,就是因为脚是冰面的湿滑而连人带马摔了出去。

  前头地面上刷刷刷地骤地刺出十来道尖刀,如果他们摔出去,这会儿正正被插成了刺猬。

  但是他们的马还没有稳下来,那拉着绳索的两人又已经飞射而起,两人挥着长而重的绞着银丝铁勾的绳索朝着沉煞缠了过来,并迅速地变动着位置,企图用绳索缠上他的脖子。

  那种特制的绳索只要一缠上,两人只要稍一收紧,整颗头颅就会被生生绞了出来。

  沉煞哪里会被他们得逞,手腕一扬,破杀出,谁人能挡。

  锵的一声,破杀被他内力加持,一下子就把那条绳索给砍成了两段。

  月卫飞身而起,手里长剑朝着其中一人直直刺了过去,剑风凌厉,内力锁定,竟是让人逃脱不得。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