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6书吧 > 奇遇无限 > 第二百二十七章:以阵破阵

第二百二十七章:以阵破阵

  两位老祖摆了半天排场,这才真正落了驾,自有一位元婴期修士向前,口诵老祖旨意。

  “浮玉主峰封梧、封桐老祖驾到,金身堂上下三十一人,速速前来拜见!”

  那元婴初期的修士说着话,朝着项杨和楚轩所在的方向看了看,而后朝着身后一指,厉声说道:“尔等还不速速过来!在这跪着!金身堂其他人呢?都死了不成,十数撼山锤我扥。。手撕鸡双卡双待是。”

  说着说着,他忽然胡言乱语起来,张着嘴蹦出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声音,他自己却浑然不觉,依旧在那大声喝骂着。

  封梧原本正老神在在的坐在那,享受着身旁女修的服侍,忽然间眉头一皱,双眼神光一闪,伸手一抓一捏,一条极淡极淡的影子便被他从夜色中直接揪出,落在了身前。

  “这是何物?”饶是他活了数千年,却没见过这种东西,半尺长短、牛首鱼身、腹生六爪,全身透明,带着一丝极淡极淡的银色,在身体深处,则有细细的黑线浮动。

  他虽然已是九转期,也算见多识广,但浮玉宗的底蕴和万法仙宗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宗门内的奇物记载自然也相差太多,这千毒银龙鲞,绿芽儿认得,他却茫然不知。

  但无论如何,总归不会是什么好东西,这一会功夫,那元婴初期的修士便已全身弥漫起了黑气,嘴巴肿胀的好似挂了二块腊肉,直到此时,他自己才发现了不对,呜呜惊叫着蹦跶了起来,但片刻之后便全身麻木,倒在了地上抽搐个不停。

  项杨这才施施然的走下了九曲桥,到了他身边低头看了看,用手中的如意棍捅了他几下,随后笑吟吟的抬起了头:“奇怪了,好好一条疯狗怎么忽然发起了羊癫疯了。。。”

  楚轩却没跟过去,面对两个九转期的修士,项杨自己一人的安全还能保证,但是再加上一个可不好说了,索性让他留在了桥上,离的远些,至少有个反应时间。

  按霍暴所言,主峰的老祖之中,这两位的修为、战力单独一个都差了他几个档次,但是联起手来却有些麻烦,不过依项杨如今所见,这麻烦估计挺大。

  封梧和封桐都是九转中期的修为,原本和霍暴就是旗鼓之间,两人又长的一模一样,一看便是亲兄弟,这种对手往往都有些联手的招数,战力可是几何倍增的,霍暴一人无论如何不会是他们对手。

  不过如今可是在龙涎峡中,就算不动用那些底牌,光凭那些早就布下的阵盘,这两个老鬼也绝逃不脱自己的掌心啊。。。

  这不是自动送上门来的菜嘛?

  封梧看着那位元婴修士的惨样,再看看被他禁锢在空中的那透明怪鱼,总算知道苍青他们是如何中的招了,可就算如此又能怎样?他连这东西是啥都不知道啊。

  他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项杨身上,生怕他又出什么阴招,随后便眼睛一亮,盯着他手中的那支不起眼的黑铁棍不动了,一时间心头火热,连那倒在地上的元婴弟子都顾不上了。

  如若按苍枯所言,这便是那把玄器吧?竟然还在这小子手上!

  他排场摆的太大,从破除阵法开始至今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时辰,此时已有不少修士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两位老祖在场,他们也不敢离的太近,都在龙涎峡四周数里外悬空而立。

  封梧和封桐心神全放在项杨手中的黑铁棍上,根本就未曾在意,他身边的那些修士却已发现了远处的动静,连忙凑过去在封桐耳边禀告了几句。

  “这些混蛋怎么来的?”封桐抬头一看,顿时气急攻心,他们兄弟俩特地挑了半夜前来,便是不想搞出太大的动静,可如今,这远处围着的修士最少已有数十号,更远处还有不少黑点正直掠而来。

  封梧一看也有些慌神,连忙给在浮玉神山盯着的手下发了个讯息,得知那里并无动静这才稍稍放下了心,再看了看远处那些修士,脸色一寒。

  如今玄器就在面前,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今日是无论如何都得将这宝贝取到手了!不过既然玄器还在这小子手中,那说不定司马老鬼都未必知道这宝贝的真容,还是别把这小子逼急了,否则只要出招便隐瞒不住了。

  他这么想着,随手一洒,便是几点绿光闪过,随后一阵青色的云气浮起,将方圆百丈全部笼罩了在内,随后便小心翼翼的取出了一个铜盏,将那怪鱼收了起来,自己则起身朝着项杨行去,脸上挂起了一丝和蔼的笑容。

  “幻阵和隔音阵盘嘛?”项杨微笑着任他施为,实则早已灵觉一动,将早已布置好的阵盘启动了起来。

  封梧所用的阵盘已是他得意之物,但又怎比得过出自老笔头之手的那些古阵盘?

  别说威力如何,连这效用也是天差地远,这阵盘一启动,再用灵觉微调了一下,封梧所设阵法顿时化作了空气,那云气虽未散去,但隔音之效已半点皆无,一字一句非但没有减弱,反而隆隆的朝着四周扩散而去,他自己处在其中,却听不到半句。

  一时间,周边数十里,两人的对话就连虫豸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小家伙,把这宝物给我,我收你为徒如何?我可是宗内老祖,这般一步登天的好事,想来你是不会拒绝的吧?”

  “封梧老祖,我是金身堂评定登册过的弟子,转投师门与礼不合吧?再说了,此宝乃是我九死一生所得,你乃是本宗老祖,顶了天的长辈,难道还要夺小辈的宝物不成?”

  “小子,别不识好歹,呵呵,你一个结丹期的小家伙,何德何能拥有这种宝物?本老祖这也是为你排忧解难啊!你得好好谢谢我才对!”

  “可是,你不怕宗主他。。。”

  “宗主?只要你把这宝物交给我,宗主又能把我怎样?那老家伙寿元无多,本来就离死不远了!”

  人群中,那些戒律堂的弟子脸色都变了,他们司马堂主乃是宗主后辈,封梧这一句,别说原本就是以下犯上的话语,更是把整个戒律堂都得罪了。

  (..ne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