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6书吧 > 奇遇无限 > 第六百一十五章:狂暴天赋

第六百一十五章:狂暴天赋

  没多久,这小小的洞窟之中便挤满了人,气氛有些紧张,似乎连空气都有些凝结。

  其实,紧张的只是某个角落,磐石小队的人已经被驱赶到了那里,

  如果要说的更精确些的话,紧张的只是原先磐石小队的九人,以花萝带头,正无奈的和对方讲着道理。

  在他们身后,项杨正静静的站着,从石头和石鳌两人中间的缝隙朝着对过张望一眼便失去了兴趣,嘴角依旧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袁子河站在他身旁,反手捏着棍子,指关节已然发白,一双金瞳隐隐散发着红光,似乎下一刻便要暴起杀人。

  帝宝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低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在他们三个旁边,老锅盖已经钻进了螺壳之中,发出了匀称的鼾声。

  后来的一群人此时已经占据了大半个洞穴,正嘻嘻哈哈的朝着花萝他们打量着,一个尖头扁脑,浑身披着一层银色鳞甲的家伙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正中,花萝说了半天,只见这家伙朝着洞口努了努嘴:“啰嗦个屁,还不快滚,在等我请你们吃宵夜嘛?别惹火了老子,到时潮汐来了,指不定你们就成了渊兽的宵夜了...”

  搬山小队,排名四千六百七十八,队员十九名,队长土龙,一劫仙兽境,这种实力,在整个深渊之城根本排不上号。

  不过在磐石小队面前,这样的队伍依旧是他们无法抗衡的存在。

  先别说人数,光是土龙一个,便能碾压全场。

  一劫仙兽和灵兽巅峰,看似只差半级,在战力上却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加上面前这支史上最弱队伍在整个深渊都是鼎鼎有名的,其中也没什么有背景的人物,土龙自然无所顾忌。

  所谓什么先来先占的规矩,那原本就是为强者制定的,在他心中,如今自己便是强者。

  虽然进入深渊之后,所有的海兽都不允许自相残杀,但要对付这么一支垃圾小队,办法多的很。

  每个进入深渊的海兽,身上都会有块绑定的佣兵牌,效果其实和人族的魂牌差不多,而且更为玄妙一些。

  所有人的佣兵牌都不许离开身边一定距离,否则的话便会自动损毁,而如若你击杀了一名同样来自深渊之城的探险者,你身上的佣兵牌便会和对方的佣兵牌产生联系,并自动记录。

  由于每次离开东海深渊,所有人都要依靠佣兵牌注销任务,所以根本不可能逃得过惩罚。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佣兵牌也不是万能的,这么多年来,早有人研究出了漏洞,不能杀人,那就打个半死,扔出去就是,自有渊兽帮忙解决。

  这种办法,其实也有风险,如若将对方的佣兵牌取走,离开一定范围就会自毁,拿走佣兵牌的人一样会被记录在案,但如果把佣兵牌留下,对方死亡之后,佣兵牌便成了无主之物,被人捡走带回去之后,在验心台前依旧隐瞒不住。

  无人知道这佣兵牌为何有此神效,唯一可知的是,赐予佣兵牌的验心台乃是仙器,作为深渊之城的镇城之宝,妙用无穷也在情理之中。

  看见对方根本不给讲道理的机会,花萝深深的吸了口气,朝着土龙行了一礼:“我们这便走...”

  算算时间,离潮汐来临还有七八个时辰,附近还有几个安全所可去,只希望别被人占了就好。

  石头将原本已经堵起的洞口搬开,一群人鱼贯而入,老锅盖不知啥时候已经醒了过来,摇摇晃晃走在了中央,项杨跟在后头钻了进去...

  原本欢快的气氛变成了愁云惨淡,一群人唉声叹气的朝着下一个安全所行去,半个时辰之后,石头回头看了看,惊道:“石候呢?怎么不见了?”

  “哦,方才那家伙说肚子痛,估计找地方方便去了...他跑的快,应该快赶上来了吧...”

  项杨不经意的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担心,果然没多久,袁子河那瘦削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后头,低着头,一声不吭的跟上了队伍,一双金瞳之中血光闪闪...

  项杨不爱多惹是非,但从来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他只相信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

  磐石小队的好运气似乎忽然便用完了,用了快五个时辰,连续跑了三个安全所,都已被人占据。

  某一处比较空阔,花萝还腆着脸想要央求那排名三千余的队伍能腾点地方让自家兄弟暂时躲避一会,毕竟第一次潮汐再过几个时辰便要来了,等挨过了这次,便又有二十四个时辰的安全时间,到时他们便离开,再另找他地。

  结果不言而喻,直接便被人轰了出来。

  “唉,这次来的人实在太多了,平时怎会这样,如今周边只有一处安全所了,如若还有人,也不愿意接纳咱们,便只能听天由命了...”

  花萝已经没了一开始的意气风发,身后的蛇发也有气无力的披散着,闷闷的朝前行去,峡谷中怪石嶙峋,灰褐色的岩石上连块青苔都没有,到处透露着一股死气,就如同她的心情一般灰暗。

  ......

  两个多时辰后,最后一处安全所。

  石头傻愣愣的站在项杨身旁,偷偷用手肘顶了顶他肩膀:“石幻,这位老大到底是啥来头...”

  话音未落,袁子河的目光便扫了过来,他浑身的石甲顿时一抖,站的笔直,随后便看着这位忽然间暴起、一人单挑了一支小队的猛人拎着棍子走了过来,随意抖了抖上面的血迹,而后又如同寻常一样,蹲在了项杨身旁,好似一头等待主人怜爱的宠物。

  “呵呵,我这兄弟天赋异禀,打小就这样,受气受多了便会发作...据它族内说,这叫狂暴天赋...战力翻倍啊!”

  项杨指着洞窟一角一群个个缺胳膊断腿蹲在血泊中瑟瑟发抖的海兽,朝他挤了挤眼睛:“这不...刚才翻倍了...”

  石头嘴张成了圆形,朝他所指的方向瞅了瞅,硬是无话可说,那一群海兽中可是有个一劫仙兽境的啊...你一个中阶灵兽,战力翻个倍就把人揍成这样?忽悠鬼呢?没见都把人给打哭了嘛...

  项杨也很无奈啊。

  眼见那潮汐即将来临,到了这最后一处,依旧是一样的结局,你们自己欠揍,又怪得了谁?

  (..ne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