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6书吧 > 一品嫡女 > 第一O三六章 救兵来了

第一O三六章 救兵来了

  第一O三六章救兵来了

  抬头,萧河的马已经走远了,萧湖忍着肩膀传来的疼痛,说道,“一炷香的时间,二哥,你救的了她吗?”

  而凤诀这里,已经连续了两箭,虽然伤及的不是关键部位,但是也还是多多少少地妨碍到了他施展伸手。

  那肩膀的血,染红了他那冰蓝色的锦袍,在月色下显得格外骇人。

  耶律楚看出他受肩伤,影响了他的发挥。

  他抬起手来,示意众人将停止射箭,下令道,“杀!”他要看着凤诀一点一点,在他的面前死去,算是好好给父亲报仇。

  于是,这些经他训练的将士,从马背齐齐飞身下来,拿出长剑,朝凤诀围攻而去。

  凤诀眼底一凝,挥动手长剑,迎战这些源源不绝的人——

  一时之间,刀光剑影,一名一名的侍卫在凤诀的斩杀下倒在了地。

  耶律楚举起箭来,眼睛微眯着,对准了凤诀心脏的位置,唰的一声,那箭羽射了出去。

  “唔!”凤诀一个闪身,但这件还是刺了他的大腿位置,他顿时一个踉跄,手长剑狠狠地插入地面,他靠着剑的力道,支撑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

  他已经连三箭了!但是……他却丝毫退却和害怕之意都没有,一双眼睛更加有神——

  “耶律楚,有本事,你取走我的性命,要是没这本事,本王会灭了你契丹!”他声音冷酷,如冰冻。

  耶律楚再举起弓箭来,眼底闪烁着一片冷酷,这一箭,他一定要将凤诀置于死地!

  “唰!”手一松,箭射了出去。

  “哼!”凤诀冷哼一手,眼疾手快,一把抓过旁边的一名侍卫,那箭生生刺穿了侍卫的身体,还从后面伸出去好长一节,但凤诀灵活的一个后仰,那箭头插着他的半身而过。

  “殿下!”突然,两道黑影,仿佛从天而降,落在他的身旁。

  耶律楚一愣——这是什么人?

  “殿下,末将来迟,末将罪该万死!”夜风和冷眉二人双双单膝跪下,道。

  这些天,他们一直在寻找令月的下落,结果,今日在城突然发现那萧振海老贼率领着侍卫出城,又见契丹朝廷的侍卫兵队也出动,便一路追了来,结果发现,他们如此兴师动众是为了刺杀十一殿下。

  “不迟,刚刚好。”凤诀一把折断大腿的箭,声音冷冷地说道。

  他额头已经冒出了一层汗,站着的腿有些颤抖,鲜血顺着箭口滑落下来。

  “殿下,你受了伤!”冷眉急忙查看凤诀伤势。

  “这点小伤,算不得什么?先解决了这里,突围出去,去追萧振海,他去追杀她了,萧河一个人怕是应付不了!”

  伤口的疼痛,让凤诀显得更加冷静,更加清醒。

  “杀!”耶律楚一声令下,箭如雨下。

  夜风和冷眉护在凤诀的周围,一边保护他,一边厮杀!

  而凤诀的心里,想着令月儿,便犹如一道熊熊的火焰在燃烧着,他身体有些乏了,但是仍旧以最快的速度出击。

  有了夜风和冷眉这两个绝世高手的相助,凤诀更如虎添翼。

  他找到一个机会,在打斗,突然间夺过一个侍卫手的弓箭,猛然间朝马背的耶律楚射了过去。

  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

  “唔!”耶律楚躲闪不及,这近距离的一箭又快又狠,他受到一个猛烈的冲击,整个人便从马背摔了下去!

  “小王爷!”侍卫见状,连忙前,紧张地查看耶律楚的伤势。

  耶律楚受伤摔倒,流血不止,一时间搅乱了这些侍卫的军心,夜风见状,便加快了手下厮杀的动作。

  那鲜血像是雨点一般,窜入空,又从空落下,掉在他们的的身。

  “形势危急,不得恋战,找到机会,赶快撤离!”凤诀紧声对夜风和冷眉说道。

  “是,殿下!”

  两个人始终将凤诀至于安全的氛围之内。

  最终,在耶律楚的伤情动摇了军心的情况下,他们三人找到机会,了马。

  一逃开危险的范围,凤诀身体稍微一放松,才明白身的伤势有多重,他抓着缰绳的手微微一松,身体便差点从马背摔了下来。

  夜风敏锐地察觉到凤诀的状态,他立刻从自己的马飞身到十一殿下的马背,沉声道,“殿下,末将来了!”

  那耶律楚眼见凤诀逃跑,忍着剧痛,高声下令道,“追,追!追去,取下连诀首级,快!”

  他很想站起来,但是,连诀这一箭力道太大,虽然没有刺心脏,但是恐怕已经伤及了心肺,他脸色发白,满头大汗,眼看着要晕倒。

  他咬紧牙关,“杀了凤诀,杀了凤诀,快去!”

  “是!”众侍卫立刻飞身马,追了去!

  *

  而连令月这一边,张檄等人用马带着她,一路狂奔,片刻也不敢耽搁。

  令月躲在披风里,双手紧紧抓着张檄的衣裳,一点也不敢放松,但是,眼泪却不自觉地往下落。

  她什么都看不见,因为连诀不让她看,交代她只管跟着这些侍卫去山海关找九哥哥。

  可是,她知道,她现在知道,肯定是遇到人追杀,他把人引走了,只为为她争取逃跑的时间。

  凤诀,凤诀,你说过的,你以后要我留在你的身边,你说你一定会回来找你,你要记住自己说过的话,不许失信与我,你一定要说道做到!

  “啊!”突然间,狂奔的马不知道受到了什么惊吓,猛地往前一个倾泻。

  “怎么了?”令月紧张地问道。

  “小姐,别怕,有人追来,刺了马身!”张檄说道,立刻命令周围的侍卫,道,你们赶快将披风围住自己,露出眼睛即可,我们要迷惑他们,让他们吃不准哪个是小姐!”

  “是!”众人听令,立即执行。

  令月终于按耐不住,悄悄解开披风的一角,露出眼睛来——

  “啊……”她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身后有追兵来了!

  “唰!”又一支箭射了过来,这一次,射的是另外一匹马,那马受到惊吓,将马背的侍卫甩了下来!

  怎么办?怎么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