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6书吧 > 官道无疆 > 第一百一十一节暗流

第一百一十一节暗流

  当然怨愤之情有之,不满之心暗长,并不意味着黄鑫林就会和陆为民撕破脸,黄鑫林还没有那么幼稚冲动。…≦,

  实际上这一年多两年来两人关系的淡化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作为一级领导干部,该干什么还得干什么。

  没有了私谊,缺少了认同感,可能在工作配合默契上没有那么圆润融通了,但工作却一样要干起走,这是起码的职业素养和职业道德。

  黄鑫林也清楚随着自己和陆为民关系的疏淡,对方能够不打压自己已经是难能可贵了,而自己要想冲破樊笼,那么就要另寻出路。

  宋州市内是没有多大意义的,黄鑫林也从未想过。

  秦宝华虽然不能说是和陆为民传一条裤子,但是在陆为民目前强势之下秦宝华是没有太多机会的,而自己和秦宝华之间关系也一直是不咸不淡,而且随着宋州经济总量的快速膨胀,秦宝华能不能接任陆为民之位也很难说。

  黄鑫林一度也有些沮丧。

  陆为民在宋州几乎是一手遮天,和他关系疏淡也就意味着你在日渐被边缘化,脱离主流圈子,这种情形下如何突围?

  但是机遇总是那么不期而至,在某个不经意的机会上偶遇了姚放之后,黄鑫林发现自己似乎一下子转运了。

  从姚放到左云鹏,黄鑫林发现自己的人脉关系一下子就拓宽了许多,他当然也明白自己的人脉是建立在什么之上。

  他也还要感谢陆为民这一年的党校学习,也正是陆为民的党校学习而使得自己能够更游刃有余处理手上的工作,秦宝华没有太多精力过问国土城建这一块工作,而陈庆福也有意识的不愿意和自己产生矛盾,正式在这种情况下,黄鑫林迎来了这一年的幸福时光。

  不过现在陆为民归来,而且明显表现出了对全市建设这一块的主导意向。这也让黄鑫林感觉到了压力,最为明显的就是对西塔西峰山区规划的调整。

  想到这里,黄鑫林就忍不住吸了一口气。

  西峰山区位置太优越了,觊觎的人太多了,牵扯到了太多人的利益,以至于黄鑫林都不得不在这个问题上据理力争。

  黄鑫林一直希望市里边能够主导对整个西峰山区的开发,换句话说,就是把西峰山区的开发规划主导权拿到自己手中,但是这遭到了西塔县委县府的坚决抵制,为此黄鑫林也找过秦宝华。但是秦宝华一直迟迟未表态。

  当西塔县委县府提出要建大学城和高新技术产业园区时,黄鑫林知道危机来了。

  他看了西塔县委县政府提出的初步规划调整,大学城片区基本上是涵盖了西峰山区尚未开发区域中相当大一块精华部分,而这个区域按照原来的规划是商住板块,已经有多人通过各种渠道向黄鑫林询问过意向。

  正因为这块区域的地处核心位置,环境也极其优越,所以黄鑫林才力主要从县里把开发主导权拿回到市里来,没想到现在主导权没拿回来,却被西塔县委县府反戈一击。提出了要调整规划,把这一片区域从商住用地变更为教育科研用地。

  西塔县委县府提出的理由虽然看起来很充分,要从西塔的长远发展来考虑,但是摆在面前最具体的问题却是这需要牺牲相当大一块现实直接利益。尤其是这一片土地早已经被很多人看好,就等着政府挂牌出让了,现在却要来变更用地性质,这如何能行?

  肯定不行。哪怕这得到了陆为民的支持。

  这个消息一出去之后,黄鑫林就接到了好几个电话,包括左云鹏和姚放的。而且也还包括省委常委、宣传部长马道涵和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邓绍荣的。

  虽然他们都没有明确询问具体情况,但是都不约而同的对西峰山区那片土地规划的性质变更表示出了关心,姚放和邓绍荣甚至很明确的表示政府的规划不能朝令夕改,应当坚持原则,承诺守信。

  对于各位领导的关心,黄鑫林自然心知肚明。

  他也很委婉的表示他个人是不太认同对西峰山区的规划进行调整,因为西峰山区发展规划是几年前就制定出来并公之于众了的,这几年也是一直按照规划来进行建设发展,现在骤然要调整规划,意味着整个西峰山区的规划都要调整,而对于开发企业来说,很多都已经有了一些规划,现在突然面临更改,无疑要承担很大的成本损失,不利于政府信誉的确立。

  他也很含蓄的表达了自己只是一个分管副市长,人微言轻,市政府常务会议上她可以据理力争,但是常委会上他是没有发言权的。

  大家都是聪明人,闻弦歌而知雅意,姚放很明确的告诉了黄鑫林,最迟一个星期之内,关于他的常委任命就要下来,请他无需有太多顾忌,该表明态度坚持原则,一定要坚持。

  邓绍荣也很含蓄的表示,社会主义民主和法治,要求在作出重大决策之前需要充分民主,通过充分的民主来体现市委对重大事项的民主决策机制,同时必须要遵循社会主义法治,要确立执政党和政府的信誉,不能草率的决策,导致政府威*信受损。

  左云鹏和马道涵虽然没有明说,但是黄鑫林还是能够感受到二人对西峰山区规划调整的不满意,只是这二人要聪明许多,没有插言,但是却能把意思表达出来。

  尤其是左云鹏也很爽快的表示西峰山区的开发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更高的高度,省里开始介入,但省里对西峰山区开发规划也有争议,所以这个决策还未最终敲定。

  黄鑫林能够听出左云鹏话里话外的意思,这不是宋州市委就能拍板的事情,但是会是以宋州市委意见为主,因为分歧比较大,所以要进行充分的民主酝酿,而省里似乎也对这种民主酝酿的方式十分看好。

  或许这是一个机会,这话是姚放说的。

  姚放的一番话对黄鑫林很有启迪,他说当到副厅级干部这一级时,已经不是单纯的靠你工作努力那么简单就能有所收获了,全省副厅级干部太多,而副厅级晋位正厅级干部难度不是县处级干部升迁副厅级干部那么简单,要想再上一层楼,那么就必须要在主要领导心目中有一个较为鲜明的印象,方才有成功的可能。

  一个较为鲜明的印象,这句话很精辟,一个连主要领导都没有什么印象的角色,你凭什么晋位正厅级?

  但怎么来在主要领导心目中留下一个深刻而鲜明的印象?姚放进一步阐述了这个印象的概念,那就是这种印象只要不是绝对负面的,正面的,具有争议性的,哪怕是有点儿小负面,对于一个想要出头的干部来说,那都是成功的。

  黄鑫林在姚放的这个阐述上也是思考琢磨良久,深以为然。

  一个平庸而无个性的干部很难得到主要领导的关注,因为这样的干部实在太多了,一个市州都是十几个,而加上厅局,全省好几百,像自己这种在上边没有特别厚实的人脉,也很难挤入主要领导法眼的干部。

  要想突围而出,那就必须要突出自我。

  一句话,姚放给自己的建议就是不能人云亦云,对于自己的意见观点,要敢于旗帜鲜明的表明态度,据理力争,甚至应该有意识的扩大影响,造成轰动效应,但在方式方法上要掌握好火候。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胜负都不重要,关键在于要能有理有据,突出自我。

  而现在似乎就有了这么一个机会。

  *********************************************************************************************************************************************************************

  陆为民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他知道黄鑫林对自己有不满情绪,这在自己尚未离开宋州去党校学习时就能感觉出来,而且他也知道原因。

  但他自认问心无愧,起码是从工作角度来说是这样的。

  郁波和谭伟峰当初担任市委常委是符合当时宋州工作需要的,经开区需要人来撑起局面,而苏谯也需要进一步稳固发展,不是说非郁波和谭伟峰莫属,但是他们的确在当时是最适合的,陆为民从来不认为资历就是解决问题决定性要素。

  至于说霍廷江的问题,应该说自己是有些隐忍退让的意思在里边,秦宝华很难得的在这个问题上坚持,虽然自己并不看好霍廷江,但是并不是自己的观点就一定准确,秦宝华的坚持也有其理由,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出于大局考虑,他认同了秦宝华的意见,这可能是导致黄鑫林与自己渐行渐远的最大原因。

  后来池枫也进入了常委,陆为民仍然认为这是合适的,当然可能也再度伤害了黄鑫林的感情,但是陆为民也专门找过黄鑫林交过心,只不过那个时候黄鑫林似乎已经有些漠然了。

  补上,今天要回家了,争取恢复正常!(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