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6书吧 > 武侠时代的皇帝修炼日记 > 第三十三节 正气(1)

第三十三节 正气(1)

  牛僧孺之所以选在大云光明寺面见那位义士,也是有原因的。

  大云光明寺并非佛寺,而是摩尼教的寺庙。

  虞朝开国之初,摩尼教渐渐从西方传来,摩尼教的创始人摩尼在创教的时候融合了基督教、拜火教与佛教三家的特色。经过了波斯和西域的沉淀,到达中原的时候就很有会道门色彩了。

  为了在中原弘法利生,摩尼教伪装成佛教的一支,将其教主摩尼称作摩尼光佛,并且将摩尼教和佛教教义上的类似建立起了联系。摩尼教徒和佛教徒一样严格遵守不吃肉不杀生的戒律,朴实的老百姓就真把他们当成一种怪异的和尚了。

  实际上因为摩尼在创教的时候参考了佛教,他们两家也着实比较相似,所以佛教对摩尼教的态度就非常恶劣了。佛教将摩尼教视为附佛外道,就是打着佛教旗号的邪教组织看待,历代高僧大德都本着消灭异端的精神要求朝廷禁绝摩尼教。

  然而却并不能成功,反而随着摩尼教的发展,不少和尚尼姑跳槽到了摩尼教那一边。更为可恶的是,摩尼教与道教那群牛鼻子颇为暧昧,编出一本《老子续化胡经》,里面明确描述老子第一次化胡为佛后,还有第二次化佛,化身成为摩尼光佛。

  一本《老子化胡经》就已经把大师们气的一佛升天,摩尼教这群带着羊膻味的王八蛋还要再来一次,大师们怎么能忍得下?

  道士们和大和尚们是相爱相杀几百年的好基友,有什么矛盾那都是用批判的武器解决,召开一次辨法大会,彼此哔哔一番。放到摩尼教这里,大和尚们顿时有一种异端比异教更可恨的感觉。

  和尚们不止一次上书朝廷,要求皇帝禁绝一切摩尼教,结果往往石沉大海。

  原因无他,摩尼教有一个大靠山,那就是回鹘人。朝廷尚且要注意回鹘人的心情,大师们还是再练一练忍辱波罗蜜吧。

  然而毕竟佛教信徒众多,在朝堂之上有很大的影响力,经过大和尚们几番鼓捣,朝廷最终下了令旨,严格控制摩尼教的传播,不允许他们勾引汉人信教,只允许摩尼教在胡人中传播。

  所以白玉京的大云光明寺就是一个密会的好地方,这座寺院是回鹘胡商出了大钱修建,平日里散居在白玉京中的胡商回来此地祈福,而鲜少有中原人至此。

  在这里密会可以天然的躲过许多好奇的眼睛。

  牛僧孺穿着胡袍,头戴圆形毡帽,在大云光明寺的一处隐蔽角落里来回踱步。他本来约好了九位年轻文官一起上书,现在其中八人已经接到了他的通知暂停了上书请皇帝亲政的打算,只有最后一人还未通知。

  那人迟迟不出现,不由得让牛僧孺有些着急,莫不是产生了什么变故。这最后一人和元稹是好友,后党当时攻讦陆贽就是元稹首先发难,莫不是此人暗地里投靠了后党。

  牛僧孺自问若是易地而处,现在的局面他也会向后党输诚坑皇帝一波。

  正着急的时候,忽然有个身着胡衫的少年冒冒失失走到他身边,低声喝道。

  “牛思黯,你好大胆,做好大事,现在文国舅知道了,命我向你问好。”

  果然给文敏行知道了,这人广有羽翼耳目众多,可恨老牛我出师未捷,牛僧孺心里一急转身就走,可还没走两步,那说话的少年身子一纵就赶到他身后,左右两手使出“小擒拿”的手段,一只手抓住他肩膀,一手捏住他右手往背上一贯。

  牛僧孺使劲挣脱,却感觉那少年的手臂铜打铁铸一般,任他怎么用力都不能摆脱。

  “这位少侠,牛某……”挣脱不成,牛僧孺准备君子动口不动手的讲一番道理。

  少年和牛僧孺肢体交缠间,另外一人走了过来,低声喝道。

  “五哥,不得无礼。”

  这人声音温润恬静,牛僧孺也知道是自己的友人来了,至于擒拿他的少年绝不是太后的党羽,乃是他朋友的亲弟。

  “白五郎,你真是好胆。”牛僧孺也不反抗,鼻子哼了一声,肚子里却百转千回,时局变异,他现在也猜不到那位朋友的打算,带着有游侠之名的弟弟前来,是不是有什么别的打算。

  “牛兄,是乐天不对,行简还不放开牛大哥。”那青年走到牛僧孺身边冲他胞弟呵斥道。

  那少年这才撒开手,嬉皮笑脸地冲牛僧孺作了个揖,唱个大喏。

  “牛大哥见谅则个,是小弟无礼了。”

  牛僧孺转眼瞧了那少年白五郎一眼,一挥袖子哼了一声,也不理他,转过头去对那青年道:“乐天,这么大的事,怎么带老五过来,出点事情……”

  牛僧孺还未说完便被那少年打断。

  “牛大哥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什么知不知道……”

  “你们大理寺放走了贺拔崧,朝廷丢了脸面,韩相下了昆冈玉令,出三万贯买他的人头,谁要是活捉了贺拔崧还能进相府宝库里挑一件神兵利器。听说现在风头最劲的少侠燕歌行都跑出来要抓贺拔崧,就为了换韩岗手里的一把南鳞雪剑。”

  “那关你什么事?”牛僧孺最恨别人提起韩岗的势力,眼前这小子刚刚扳了他不说,又在他面前提及奸相的势力,更让他不爽。

  “牛大哥你是真傻假傻,你觉得大云光明寺可以避开别人耳目所以约我哥在这里见面,江湖上的人难道不知道?”白行简作出一个夸张的手势:“白玉京上下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这里咧。”

  这样一说,牛僧孺未免有些忧心,他赶紧拉过来另外一个青年道:“乐天,我上次约你说的那件事,万万不能接着做了。”

  “为何?”名叫白乐天的青年窘眉道:“牛兄,莫非是他们看见陆贽出外,绝得太后势力太大,一个个都畏惧了?”

  唉,那里是他们畏惧,是你老哥我畏惧咯。

  牛僧孺所约的年轻人叫做白乐天,他祖籍北都太原,后来迁居到了下邽,他父亲做过小官,曾任过几任县令。白乐天以诗文闻名于京中,虽然现在只是在中书省任右补阙这样的低级官员,但无论是韩岗还是文元恒都很看重他,把这年轻人视为朝廷的门面。

  另外那个擒拿牛僧孺的少年是白乐天的亲弟弟叫做白行简,也有文才,不过更喜欢白刃交击,以武犯禁的游侠本色。

  “乐天,我已经和其他几位谈过,这件事是万万做不成了。”

  (..ne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