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6书吧 > 一丝成神 > 第十二章 断剑里的女人

第十二章 断剑里的女人

  对于这把断剑,陈墨是既好奇又谨慎。

  他好奇剑柄上的那些符号与图案,它们乍一看上去是乱七八糟的,但仔细端详后又会觉得有一种奇异的美感,仿佛每一个符号和图案之间,都有着一种神秘的联系,这些东西看上去就像——

  “符咒或是阵法?”陈墨沉吟许久之后,在心中暗道。

  “当日我试探过两次,一旦将心神与之接触,这剑便会产生一种回应,反正它也不过是一件死物,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不如趁着现在没什么事可做,好好地研究一番,大不了多加小心就是了。”

  想到曾经对断剑进行过的试探,陈墨便好奇心大起。

  下定决心后,陈墨将一根菌丝贴在断剑的剑柄上,将心神分成三道后,让其中一道顺着菌丝探了过去。

  就在他的心神与剑柄接触的一刹那,那种熟悉的颤动又来了!

  陈墨精神高度集中地观察着断剑,只要发现有一丝不对,他就立即收回心神,以免有什么不测发生。

  在他的关注下,只见断剑犹如调到了振动模式的手机一般,剧烈地颤动起来,而且还伴随着轻微的“嗡嗡”声。

  “果然,又来了!”不过,发现断剑依然只是颤动,陈墨便没有急着躲开,他倒要看一看,这断剑究竟有什么古怪。

  “道友……”一阵颤动与嗡鸣过后,一声微弱的女子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陈墨一阵呆滞。两个多月来,这万籁俱寂的地下除了几只冬眠的小动物不时传出几声轻微的呼吸声,再没有其他声音发出过。

  “不会是因为安静得太久,自己出现幻觉了吧?”陈墨想到。

  “不是幻觉,是我在和道友说话,敢问道友尊姓大名?”又一声女子的声音传来。

  “你是在问我吗?”陈墨在心中反问了一声。

  “是的,问道友安好,小女子这厢有礼了。”这声音如同春风吹抚下的风铃,清脆悦耳,甚是好听。

  “我叫陈墨,可你又是谁?还有,你在哪?”陈墨愣了一会儿,但很快就回过神来,没怎么考虑就问出了两个问题。

  这也是他此刻最关心的问题。

  “回陈公子,我叫若雅,现在被困在这柄断剑里。”不难听出,女子的声音中有一种难以掩盖的落寞与无奈。

  “若雅,名字倒是蛮好听的。不过,你为什么会被困在断剑里?你是……断剑的剑灵?”想到自己曾经读过的一些小说,“剑灵”两个字很自然地便出现在他的脑子里。

  “也可以这么说吧,不过,我是被此剑原本的剑灵所救,不得以才将魂魄寄附于这断剑里的。”

  “这断剑里面除了你之外,还有一个剑灵?”

  “是的,它是一位名叫终占的前辈,是化形期的墨角麒麟。”

  “化形期的……墨角……麒麟?”陈墨反问道。“化形期是个什么期?墨角麒麟又是什么?”

  “一般来说,无论灵兽还是圣兽,每突破一个阶段,实力都会有极大得提高,一个化形期的灵兽,实力几乎相当于人类元婴期修士,而一个同阶的圣兽,则会碾压任何元婴期的存在,甚至可以媲美化神期。传说中,圣兽不仅仅止步于化形期,只不过,更高阶的圣兽却没有人见过,亦或者,见过的人都死了。”

  “哦,这么厉害啊!那这墨角麒麟是灵兽还是圣兽?”陈墨追问。

  “墨角麒麟集龙头、鹿角、狮眼、虎背、熊腰、蛇鳞、马蹄、牛尾于一身,有一丝神兽麒麟的血脉,只是一双角漆黑如墨,固而得名,属于圣兽阶别。”若雅详细地解释道。

  “既然它是圣兽,而且已经到了化形期,怎么还会成为剑灵?”陈墨好奇心大起。

  “此事它在陷入沉睡前跟我提起过,当时它正在经历九天雷劫,在抵抗到第八雷时,身体已经被彻底轰得粉碎,眼看第九雷即将落下,终占前辈性命危矣之时,一柄长剑疾射而来,为它挡下了那极为恐怖的最后一雷!为了报恩,也为了自己的灵魂能有个栖身之地,它便进入到长剑之中,做了此剑剑灵。

  因为它的缘故,使得此剑威力大增。不久,此剑的主人被卷入到一场数个强大宗门之间的连环恩怨中,虽然实力超群,但却也屡屡遇险,在此剑的帮助下,才得以击败强敌,堪堪保住性命。但在最后一次宗门之间的大决战中,剑主人终究没能躲过此劫,殒命当场,此剑也断掉大半,只剩剑柄和一小截剑身,也因为如此,墨角麒麟之魂所化的剑灵也遭受重创,从此绝大多数时间都在沉睡,救我那次也算是我的造化,恰逢它刚巧醒来,否则的话,我的魂魄也定难幸免!”说到这里,若雅的声音中透出深深的仇恨!

  “这……这简直能写成一本书了!”陈墨惊呼道。

  “公子会写书?”若雅问道。

  “呃……不会,我随口说说的。那么,我能帮你做点什么?”陈墨向来都是一副热心肠。

  “请问公子现在是什么修为?”

  “修为?我没有修为啊。实际上,呃,我根本就不知道如何修炼。”闻言,陈墨有些不好意思,他倒是想修炼,但作为一朵蘑菇,真的不知道从何练起。

  呃……即使他现在还是一个人,他也不知道如何修炼。

  “没有修为?那公子是怎么与我对话的?按照常理,只有修真者之间才能用神识交流的啊?”女子惊讶地问。

  “我就是把……呃,手指按在断剑上,然后将心神全都关注那里,再然后就可以和你对话了。”陈墨如实答道。

  于是,陈墨和若雅便开始了长达数日的交谈。

  经过与若雅的对话,陈墨对这个世界一个系统的了解:

  这是一个凡人与修真者共存的世界,凡人界,与他曾经所处那个世界有此相似,但更像那个世界的古时候;

  而修真者,则是一种类似与神仙一般的存在,可以腾云驾雾、驭剑飞天,进出汪洋绝地、往来寰宇之间!

  是否具有修真的灵根,是这个世界上仙人与凡人之间的一个分水岭--

  修真者与凡人两个阶层并不是世袭罔替的,凡人中若出现有修真天赋的人,也称作有灵根的人,是可以拜入宗门修真的,而修真者的后代中如果出现没有灵根的人,则会被贬回凡人界,只能过凡人的生活。

  只不过,这两种情况出现的几率都很小。

  值得一提的是,每个宗门都有专人负责在凡人中寻找带有灵根的人,一经发现,立刻带回宗门重点培养,因为这种凡人中出现的带有灵根者,最终往往可以取得一番不俗的成就。

  而那些没有修真灵根的修真者后代,命运却有些悲催:修真灵根要到十岁左右才能显露出来,此时他们都已经习惯了身边的人腾云驾雾、驭剑飞行,而且全都可以活个千八百岁的,自己却只能活个区区百来年,更不用说掌握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仙家神通。

  好在,他们都在宗门长辈的照顾下,活得逍遥自在,最起码也是凡人中的富贵商贾或一方诸侯,说是享尽荣华富贵也丝毫不为过。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