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6书吧 > 一丝成神 > 第六百二十六章 收魂

第六百二十六章 收魂

  看着穆阳泉和卜争死去,在场众人无不心神俱震!

  相对于普通凡人几十年的寿命,这些人早已习惯了动辄数百年的漫长寿元,而且,长年的修炼,也让他们的身体早就异于常人,可以说,只要不是寿元耗尽或是遇到什么天灾人祸,他们早已远离了病患与死亡。

  当他们看到昔日见面都要仰望的穆长老受人凌迟而死,心中的震撼是极大的!

  更有甚者,当着他们的面施此刑罚,阁主以及老祖却是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惨死,如此之下,他们所受的打击更加巨大!

  不过,事情却还并没有结束,当陈墨将此二人处死之后,又将目光投向了修平!

  “你是自己了断,还是由我出手。”陈墨淡淡地问道。

  那语气极为平淡,但就是这种平淡,却让众人的心头再次猛地一震——这种语气,仿佛让修平所做的决定不是关乎他的性命,而是相当于“你想吃点什么”这样的问题,简直就是视人命为草芥一般。

  现在,在修林阁众人的心中,这个墨宗老祖已经无异于洪荒猛兽、天降恶魔!但他们却也不傻,知道此人并未想大开杀戒,否则的话,这里连一个活口都别想留下!

  “不劳前辈,我自己了断便是,不过,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前辈在我阁弟子归附到墨宗门下之后,可以善待他们,毕竟,他们并没有参与此事,都是被我所累。”修平深施一礼说道。

  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的这番话倒像是发自肺腑,让陈墨也不禁有所动容。

  不过,既然他是始作俑者,两个从犯都已经正法,断然没有留下他的道理。

  于是,陈墨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他的请求。

  修平转过身,有些惨然地看着那些熟悉的面孔,他笑了,笑得是那么苦涩,那么不甘……

  就这样,他看似踉跄倒退,但与此同时,却是与陈墨的距离越来越近。

  见状,陈墨不由得露出一抹玩味的笑,这抹笑容修平看不见,但司弘阔和那些修林阁弟子却是看得极为真切。

  看着陈墨的笑容,司弘阔不禁摇头叹气,他知道修平想要干什么,也知道那墨宗老祖定然不可能看不出来修平的意图。

  但是,他却是已经做不了什么……

  随着修平的丹田迅速收缩,然后又疾速地鼓胀,只听见“轰——”地一声巨响传出!

  不得不说,修平也算死得壮烈,他想在临死之前,以自身的元婴自爆之力,给这个墨宗老祖以重创,然后给本阁老祖一个击杀对方的机会。

  不过,这个想法虽然不错,但用在陈墨身上,却是看错了对象——随着修平的丹田猛一收缩,陈墨便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刹那后,又出现了司弘阔身边。

  与此同时,他的神识猛然轰入司弘阔的识海,在其根本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以强大到让人难以置信的神识之力,将幻忆术完美地施展而出,在司弘阔记忆中,修改了其中的一部分内容,又植入了一些原本没有的东西。

  司弘阔只觉头脑一阵发闷,便有些恍恍然如同经历了一场梦的感觉……

  他的目光有些呆滞,仿佛脑子刚刚被人洗过,然后又烙印进了什么东西。

  不过,他却是分不清丢了些什么,又多了些什么。

  又仿佛,他的脑子里原来就是这些东西,根本就没有变过……

  随着修平化作的血雾渐渐消散,方圆数十丈内充沛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只不过,却是没有一个人作呕,只是呆呆地看着那个倒掉的山门上被炸出的浅坑,默然无语……

  “参见老祖!”就在下一刻,一声恭谨的声音传来,随即便是一个黑发红髯的身影大礼参拜。

  此人,赫然正是修林阁老祖——司弘阔!

  此时,他的眼神中没有一丝的违逆,有的只是深深的崇敬与遵从。

  见此情景,修林阁众人眼神中的惊诧与震惊,全都难以掩饰,这其中,也包括那几个元婴修为的强者。

  不过,刚刚发生的这一切,也让他们从心底生出一种无力感,纵然老祖做出如此举动,却也不是不能理解——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如果修平阁主但凡有一丝的机会可以活命,以他的脾性,也断然不会做出如此壮烈的事情。

  随着司弘阔的拜下,另外几名元婴高手相视一眼后,也全都恭身参拜,高呼:“拜见老祖!”

  随着这些修林阁高层的参拜,这个虽算不上太过庞大,但也有些分量的宗门,正式成为了墨宗的“分宗”。

  看了一眼修平自爆之处,陈墨不禁又是一抹冷笑浮现,他没有理会正在大礼参拜他的几人,而是抛出一杆黑色的魂幡,将正要融入天地之间的修平魂魄收了进去——既然他临死都不想让陈墨好受,那么,陈墨自然也不会放任其魂魄离开。

  “本来还打算放他魂魄一条生路,有道是自作孽不可活,我倒要看看,他的魂魄能经受住多么残酷的祭炼!”抬手将魂幡吸回手里,陈墨冷哼了一声后喃喃自语。

  不过,此时此地静得可怕,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这番话还是一字不漏地被在场的所有人听了个真切。

  当然,他也有意说给他们听的,他要让他们知道,如果敢有违逆之心,即使是死了,魂魄也断然不会被轻易放过!

  闻言,司弘阔面无表情,另外几个元婴期高手以及修林阁众弟子,却是替他们已故的阁主一顿心惊!

  他们知道,以此人言出必践的行事风格,再加上刚才对穆阳泉二人施以剐刑的一幕,修平的魂魄怕是逃不过非人……呃,非魂的酷刑了!

  “自今日起,修林阁纳入墨宗门下,不过倒也不必更名,但修平已死,自然要有一位新阁主担此重担。如此,我便于墨宗中物色一位新阁主过来主持大局。”说着,他取出一块上品灵石,修为催动之下,在众人的倒吸冷气中,眨眼之间片刻便将此灵石化作一枚镂空的“墨”字令牌。

  没错,这个令牌就是“化”出来的,陈墨的动作极快,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动作,整个过程中,也只有修为最高的司弘阔看出了一点的端倪,不过,也正因为他看出了其中一二,其惊骇程度却是最深的!

  随即,陈墨将此令牌让司弘阔等人看过,再次说道:“此为新任宗主赴任的信物,到时,还望诸位大力辅佐。”

  当众人均表示已经牢牢记下这枚令牌,并保证一定会竭尽全力辅佐新阁主后,陈墨这才笑着点了点头,随即便瞬间消失在原地,再无踪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