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6书吧 > 豪门老公宠妻如命 > 100.浪漫米线

100.浪漫米线

  南宫夜却不以为然地笑了,“我帮你。复制网址访问”

  这个男人越来越神经,她也无可奈何,于是冷若冰轻蔑地斜睨了他一眼就不再理他,从橱柜里翻出砂锅,开始煮鸡汤,然后又准备了米线和各种蔬菜。她要做的是,鸡汤米线。

  南宫夜从没见过这种做法,好奇地看着砂锅,“这是什么?”

  “这是平民家的吃法,鸡汤米线,是你非要我做饭给你吃的,我就是最底层的劳动人民,只会做最普通的吃食,你这样的大人物若是吃不惯也不能怪我。”

  南宫夜笑着从背后搂住她的腰,薄唇抵到她的耳边,“你做的我都喜欢吃。”

  冷若冰撇撇嘴,继续切菜。可南宫夜实在是没事干,又抱着这么美妙的人,她身上的香气淡淡地钻入他的鼻孔,让他觉得浑身每一个细胞都按捺不住,于是,他情不禁地靠近她,细细轻吻她的脸颊、耳垂和脖子。

  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脸上,冷若冰觉得痒痒的,气恼地推甩了甩头,“你是想让我切到手吗?”

  南宫夜睨了一眼她生气的小脸,笑了,“好了,不亲,别生气,嗯?”

  冷若冰再次撇了撇嘴,命令道,“去拿些羊肉片来。”

  南宫夜非常听话地取了些羊肉片来,刚放下,冷若冰的命令再起,“再去拿些牛肉片来。”

  南宫夜自然明白她的小计谋,她是怕他再撩拨她,所以不停地给他找事做,羊肉片和牛肉片完全可以一趟拿来的,她非要分两次说。他突然觉得这个女人可爱极了,笑呵呵地又去取了牛肉片。

  “去拿一只碗来。”

  “去拿一只盘子来。”

  “去拿一双筷子来。”

  ……

  如此这般,冷若冰不停地下命令,南宫夜顺从地照做,没多久,面前的烘台上摆满了许多其实她本用不到的东西,再拿东西的话可就没地方放了。

  南宫夜笑着低头看着她的侧脸,好笑地问,“还需要拿什么?”

  冷若冰也实在想不出还需要他拿什么了,于是幽怨地转眸斜睨他。南宫夜也不躲避他的目光,笑盈盈地回视她,他的目光告诉她,他早就看破了她的小伎俩。

  “呵呵呵……”对视半刻后,两人都呵呵地笑了。厨房里显得温馨了很多。

  此时,鸡汤已经者得差不多了,冷若冰向砂锅里放了米线、肉片和蔬菜,没多久,一锅香气四溢的砂锅鸡汤米线就做好了。

  自冷若冰跟洛衡走后,南宫夜一直莫名其妙地自我生闷气,一点东西也没吃,此时闻到米线的香味,突然觉得很饿很饿。米线一上桌,他就迫不及待地坐在了桌边,“这么烫,怎么吃?”

  冷若冰白了一眼这个从小就锦衣玉食的公子爷,默默地转身拿了两只碗,给他盛了一点,也给自己盛了一点。她和洛衡在一起时也没吃多少东西,此时也有些饿了。

  南宫夜接过冷若冰手里的碗,低头开始吃,赞不绝口,“嗯,不错啊。”

  冷若冰淡淡地挑挑唇角,没说什么,往自己的碗里加了一点醋和辣椒。南宫夜好奇地凑过来看了看,“你加的什么,这样好吃吗?”

  “你试试就知道了。”

  “好。”南宫夜也学着冷若冰的样子加了醋和辣椒,吃了一口,“我还是觉得原汤味道好,加了这些东西,又酸又辣哪里好了?给我换一碗!”

  南宫夜像大爷一样把加了醋和辣椒的碗推到了冷若冰面前,理所当然地要求她提供服务。冷若冰已经没有精力跟他计较了,她只想好好地把碗里的米线吃掉,于是认命地起身拿碗又给他盛了一点。

  这一次,南宫夜不再多事了,安静地吃完了碗里的米线,然后又自己动手盛了一碗,直吃得额头冒汗。最后满足地抽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冷若冰,你的手艺不错。”

  冷若冰也放下了碗,拿起餐巾纸擦嘴,“能得南宫先生认可,三生有幸。”

  南宫夜暖暖地笑了,她大部分时间都喊他南宫先生,当她直呼他名字的时候,就是生气了,或者她感动了,他已经习惯从她的称呼上来辨别她的情绪。

  他感觉日子变得有滋味起来,以往所有的岁月与此刻比起来,都显得那么寂寥。

  *****

  春天的脚步渐渐地近了,春风就像一双温柔的手,抚暖了整个世界。

  龙城地标建筑已经开始破土动工。南宫夜似乎格外信任洛衡,把整个项目完全委托给了鸿城建筑来承建,除了要求加紧施工外,再无别的指示。这让洛衡觉得是冷若冰起了作用,所以动作起来越来越大胆。

  冷若冰做过精确的计算,建设中擅自将图纸尺寸改小那五厘米,起初建筑是不会有任问题的,但盖到第30层的时候,底层建筑就会承受不住重量,一朝坍塌,那时就是洛衡倾家荡产,落下地狱之时。依照现在的施工速度,那一时刻大约在夏末秋初时分到来。

  她在龙城的岁月,还有半年时间。

  龙城地标建筑设计结束,南宫夜没有再安排给她新的设计任务,她也不再争求其它项目。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配合帝皇和龙城地标建筑的施工,偶尔还会跑跑工地做技术指导。

  日子,也就这样一天一天过了,转眼春暖花开,人间岁月芳菲。

  这一天,又是周末,冷若冰决定去找温怡。年后她一直在忙帝皇和龙城地标建筑事宜,已经很久没有去见温怡了。电话里了解到,温吉海身体大不如前,最近一段时间温怡一直没有上班,而是在家里侍候病人。

  之前,温怡用冷若冰给的钱,在温泉小区买了一套两居室,她和父亲温吉海就住在这里。穆晟熙多次要求她搬去他的别墅一起过二人世界,这里给温吉海安排保姆,但温怡是个孝顺的孩子,始终不肯答应。

  冷若冰打车来到温泉小区,进入温怡的家,拎了许多营养品。一进门,便闻到了浓浓的药水味,而温吉海躺在床上,较上次相见更显得瘦骨嶙峋。

  “温叔。”冷若冰轻声低唤,心里划过巨大的疼痛。

  之前她从医生那里了解过了,温吉海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他的身体早年受过损害,伤了内脏,又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落下了病根,能够支撑这么多年,完全是凭一种意志力。她知道,那股意志力就是在等她的消息。而今她平安归来,支撑他与病魔作斗争的那口气散了。

  子欲养而亲不在,是世上最遗憾的事。她当温吉海是亲人。

  冷若冰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这么多年,她一直梦想着回龙城,将仇人推下地狱,也要好好报答亲人,可是还不待报答,亲人却即将离开人世,要怎样形容她内心的遗憾?

  温吉海睁开略有些浑浊的双眼,干瘦而苍白的脸挤出了一丝笑容,“若冰,你来了?”

  “嗯。”冷若冰坐在床边,握住了温吉海的手,“温叔,你一定要好起来,我还要好好孝敬您呢。”

  “哈哈哈……”温吉海高兴地笑了起来,可笑了几声就又咳起来,“傻孩子,人都有生老病死,没什么好难过的,能看到你平安回来,我已经没有遗憾了,以后温怡和你也可以做伴了,都不孤独,我就没有任何牵挂了。”温吉海又咳了两声,“我这把老骨头,总拖着也是受罪,还不如走得干脆一点,还能少受点罪。”

  冷若冰虽然明白这个道理,但真正面对了,她还是难过。她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倘若半年后她离开了,那么温怡要怎么办?刚刚温吉海说要她们做伴的,可是她走了,温怡也是一个没有任何亲人的人。虽然穆晟熙现在喜欢她,可谁能预料他的心会保持多久。

  温吉海说了一会话,又沉沉地睡去了,温怡拉着冷若冰到客厅里说话。

  当着温吉海的面温怡一直不敢哭,此刻再无顾及,大颗大颗的眼泪肆无忌惮地掉了下来,“若冰姐,我真的无法想像,爸爸走了剩我一个人要怎么办?”

  冷若冰轻拍温怡的肩膀,低头思考了一下,“你和穆晟熙怎么样了?”

  提到穆晟熙,温怡安静了许多,穆晟熙除了不敢让她被家里人知道外,对她一切都很好,温吉海生病这段日子,他对她照顾很多,医生也是他帮忙请的,医药费他也直接包揽了。

  温怡沉默片刻,咬着下唇说,“我已经是他的人了。”

  冷若冰的心猛地下沉,就像是自己的女儿被人骗走了最宝贵的东西一样,有些心痛,但她知道,温怡是自愿的,因为她爱穆晟熙。“他对你好吗?”

  温怡点点头,“很好。”

  冷若冰沉默了,以温怡的性子,把清白给了穆晟熙,就绝对不会轻易离开他,除非他不要她了,所以所有的主动权都掌握在穆晟熙手里。她宁愿穆晟熙对温怡不好,这样温怡就不必纠结,也不必面对他家里人的压力,而她在复仇之后可以潇洒地带着温怡离开。

  可是现在要怎么办,难道她要永远留在龙城吗?留在龙城,就代表着她和南宫夜永远纠缠不断,除非他厌倦了她,她真的要过那样的日子吗?他说过不会娶她,难道她要永远做他背影里的女人吗?

  她想要的自由,怎么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