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6书吧 > 死亡万花筒 > 147.番外(八)谭枣枣

147.番外(八)谭枣枣

  谭枣枣拍摄过许多电影,扮演过无数种角色。有妖娆的舞女,有英气的剑客,有慈爱的母亲,有陷入爱情无法自拔的少女。

  每个角色都是不同的,正如每个人不同的人生。

  谭枣枣刚进娱乐圈的时候曾经遇到过意外,拍一场马上戏时,她不慎从马背跌落。那次她伤的很重,险些丢了性命。和她关系好的朋友来医院看望她时把她骂了一顿,说她不要命了吗,这么危险的唱和都不用替身。

  谭枣枣当时笑着回答:“我的命没那么值钱。”那时的谭枣枣还年轻,对于死亡无所畏惧,她也以为自己会一直如此,直到某天,她参加一个访谈类的节目。当谭枣枣从化妆间出来时,却发现原本应该通向舞台的走廊,变成了十二扇门铁门,没扇铁门都一模一样,冷漠的散发着寒冷的气息。

  看着这一幕,谭枣枣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她第一个反应是,这是不是节目组准备的恶搞节目,所以强行压下了内心的不安,直到……她拉开了其中一扇。

  门被拉开后,她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四周是一片荒凉的墓地,眼前矗立着一所高大阴森的古堡。

  谭枣枣顺着道路慢慢的往前,在古堡前面的空地上,她看到了几个人站在一起,细声讨论着什么,这些人的面容都是陌生的,看到她后,也不过是投来了片刻的目光,便收回了眼神。

  “请问,这里是哪里呀?”谭枣枣问。

  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

  “这是在做节目吗?”一股浓重的不详感,袭上了谭枣枣的心头,她小心翼翼的询问,却见人群中有人露出嘲讽的表情,那人说:“做节目?你见过这么逼真的节目?”

  谭枣枣哑然。

  虽然她抱着一线希望,希望这只是一个逼真的恶搞节目,但这份希望,在见到第一个死人的时候无情的破灭了。那人死的极惨,浑身上下都是伤口,血液被吸食干净,简直是死的不能再死。

  谭枣枣看着这具尸体,当场呆立在原地,她第一次清楚的意识到,这不是一个恶作剧也不是什么真是的游戏,在这里,是真的会死掉的。

  谭枣枣的第一扇门,难度不算太大,她运气不错,从里面活了出来。当她重新回到世界时,她整个人的情绪都差点崩溃,把旁边的助理吓了一跳。

  “枣枣你没事吧?”助理担忧的询问。

  “当时你在哪儿呢?!”谭枣枣愤怒道,“你为什么不帮帮我?”

  助理一脸茫然的看着她:“什么……在哪?你不是一直坐在这里吗?”

  谭枣枣愣住,她道:“我一直坐在这里?”

  “是啊。”助理回答,“你一直坐在这里发呆……”

  谭枣枣呆滞片刻,隐约间明白了什么,但还没等她想明白,助理便催促着她上了舞台,开始采访。

  在舞台上的谭枣枣心不在焉,面对主持人的问题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主持人见状有些奇怪,正欲发问,却听到台下一阵惊恐的呼叫。那主持人还没来记得反应,头顶上便传来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他抬起头,看到一阵黑色的阴影朝着他压了过来。

  谭枣枣就坐在主持人的旁边,眼睁睁的看着头顶上那巨大的吊灯重重的砸下,坠落在她的眼前。

  刚才还和她笑着说话的主持人瞬间变成了一具七零八落的尸体,谭枣枣呆呆的站在原地,神情恍惚至极。

  谭枣枣能从这场意外中活下来,简直是个奇迹,天知道她当时就坐在主持人的旁边,那盏沉重的灯具几乎是擦着她的肌肤落下,却没有伤着她分毫。

  因为这件事,谭枣枣受到了严重的刺激,被迫休息了一段时间。

  而在这段时间里,她终于也明白了那扇门到底是什么。

  那是折磨,又是新生。

  没有门,她早就死了,可是有了门,她也不一定能活得下去。

  通过朋友,谭枣枣认识了阮南烛,也知道了有这么一群被门选中的人。

  “你只是单纯的想要过门还是随着门历练?”阮南烛问谭枣枣。

  谭枣枣道:“有什么区别吗……”

  阮南烛说:“区别就是一个你什么都不需要思考,只要跟着我就行了,另一个,你得靠你自己。”

  谭枣枣说的果决:“我选第一个。”

  “但是黑曜石不接第五扇门之后的门。”阮南烛道,“如果你选第一个或许开始活的轻松,后面会没有保障。”

  谭枣枣笑的勉强:“但我真的很害怕。”

  阮南烛沉默,算是应下了谭枣枣的要求。

  谭枣枣只是个普通的姑娘罢了,怕黑,怕鬼,要说在黑曜石里,她倒是和程千里最像的那个人。但这种相似,却也意味着,他们都不适合门。

  谭枣枣做出了她的选择,她知道自己最后的结局,在过程中也曾怀疑过,但到最后,她也不曾改变。

  五扇门后,黑曜石就不接活了,而谭枣枣的旅途,也到了终点。

  “枣枣,不然我带你进去吧。”林秋石是个好人,他眼神里是对于谭枣枣的担忧,谭枣枣却笑着拒绝了他。

  她的内心深处,曾经对林秋石升起过点点的嫉妒,嫉妒阮南烛对他的优待。但当嫉妒之心淡去,谭枣枣却发现自己非常的理解阮南烛,林秋石是那般的美好,他聪明,勇敢,善良,简直就像一个闪闪发光的宝石,任何人都会被他身上那些品质吸引。不光是阮南烛,甚至包括她自己。

  如果自己是阮南烛,大约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吧。

  谭枣枣惆怅的想,谁不想要一个坚强又勇敢的伙伴呢。

  她最终选择了另外一个组织,那个组织承诺她可以将她带出第六扇门,但却失败了。

  这也在谭枣枣的预料之中,唯一超出她计划的,是她死在了自己最爱的舞台上。

  也算是求仁得仁,谭枣枣想要平静的死去,但她却发现自己无法做到。在可怖的门内世界里,她被一双手拉进了无尽的黑暗。而当她从门里出来,眼前是却华丽的舞台,舞台下是刺目无比的灯光,耳边还有属于照相机的咔嚓声,一切都被观众看在眼中,一切都在被记录着。

  意识到死亡即将降临的谭枣枣控制不住的发出了凄惨的尖叫——她后悔了,她还不想死,她还有很多事情想要做。

  她不甘心……

  可一切为时已晚。

  最终的道路,早就在最初的选择时已经决定。

  头顶上又传来了那熟悉的玻璃碎裂之声,谭枣枣抬头,看到了炫目的灯光,还有朝着她坠下的无数碎玻璃。那吊灯如同一个皇冠,沉重的砸在了她的身上,将她的身体砸了个粉碎。

  在黑暗降临之前,谭枣枣听到了台下人的惊恐呼叫,她甚至还看到了一两张慌张的面孔,谭枣枣趴在地上,脸上却浮现出淡淡的笑容,她感到黑暗侵袭了她的视野,永恒的宁静,竟是有些甘甜。

  她陷入了永远不会被打扰的长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