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6书吧 > 牧仙志 > 第二百二十章 道菻

第二百二十章 道菻

  回煞夜也叫“回魂夜”。

  亡灵在死后数天后,灵魂留在人间的最后一个夜晚。在这个夜晚,亡灵回到亡灵生前最爱去的地方。

  当然多数亡灵都会回到自己的家,但是因为“回煞”时,也就是亡灵来到家的时候,是不能有生人的。

  人有三把火,是为精气神。有些人火焰低,则会看见亡灵。或是被亡灵吓死,或是惊吓亡灵。

  也有传说,回魂时,亲友可以听到沙沙声,那就是灵魂的脚步声。这时亲友万不可说话,不然它听到后,就会流恋不肯离去,无法转世。

  穆山分不清耳边的沙沙声,是伊小忆的亡灵回归,亦还是夜风吹树所发出的声音。

  就在方才,他还清清楚楚听到一串铁链的声音。伴随一道阴风从他身边拂过,让他毛骨悚然,忍不住缩了缩颈脖。

  姐弟二人扭头凝视很久,却再也听不到声息。若非姐弟二人都有同感,一定转瞬就认为是自己的错觉。

  “姐,要不你自己在这守,我去他处看看。”说着,穆山打个冷哆嗦,看大药房的眼神,就像是在看阎罗殿。

  穆婉晴取出茶叶,放在还有过半茶水的茶壶中,慢悠悠点上炉火,瞥穆山一眼,“大山,你认为阿道,真的有习练邪魔外道的术法吗?”

  “有。”穆山斩钉截铁,将细剑放在桌面,倒去杯中余茶,“阿道说他有,那么就一定有。”

  穆山将冰冷的双手,放在炉火旁铐,这才感觉舒服些许。手是暖了,身体其他部位还是凉凉的。哪怕催动心法,灵气充斥全身,效果甚微,还没这简单的明火,效果来得明显。

  “你就这么信任阿道?”穆婉晴白穆山一眼,拎起茶壶给自己斟满茶,再将茶壶放回炉火上,浑然没有要给自己弟弟斟茶的意愿。

  “那是!”穆山以毛巾擦去手心的汗水,这才拎起茶壶给自己斟茶,“阿道比你我年少,拿捏分寸的能力,虽比不过老妈,但要比你我都要强。”

  哐,穆山猛地放下茶壶,立马用双手捧在手心,发出舒服的呻吟,却没有立即喝茶杯中的茶。

  “不如,你我主动请缨,一起到牧星山如何?”穆婉晴知晓道牧回机剑镇的内幕,如今剑机阁上位者们,已争吵到最后时刻,方向政策已经相对明朗。

  “你别想了,此事还轮不到我们。”穆山余光扫向大药房,双手却颤悠悠捧起茶杯。喝下一大口,含在口中,一点一点下咽,支支吾吾道,“恐怕是爹娘带队,我觉得你我留在机剑镇,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大山,看来你近期不打算飞升,而是决定届时跟阿道一起飞升?”穆婉晴眼睛半眯,目光灼灼,注视面前这个看似永远长不大的弟弟。

  穆山闻言,“咕噜”一口吞咽茶水,嘿嘿一笑,“老姐,你不也是这么打算的?”

  不知过了多久,皆言茶可解困,穆家姐弟却昏昏欲睡,而此刻药谷的其他弟子早已入睡。

  姐弟二人又喝下几杯热茶,身体没有多暖和。但是最终也没能够忍住,趴在冰冷的桌面睡着。

  换做往日,在这个时间段,弟子们自发而成的夜市,才刚刚开摊。

  现如今,整个药谷的生灵,似乎都在沉睡,没有虫鸣,更没有鸟叫,也没有蛙唱。

  唯有夜风呼啸,树木常伴,嘘嘘唰唰,动静不绝,似有人踏叶而来,又似风和落叶在嬉闹。

  “咦?!”

  “药谷分明就在此处啊?”

  “第一次在剑机阁圣地迷路……”

  “恁地,又回到原地?”

  药谷境地,众人皆眠。

  药谷之外,人鬼打墙。

  午夜,子时。

  一道大凉风席卷大药房的院落。

  十数息后,大凉风刚刚平息下来,两道气旋盘悬大药房上空。铁链声响不停,且还伴随着阵阵嘶吼,以及痛苦的呻吟。

  “伊小忆,时辰已到!”

  “伊小忆,时辰已到!”

  “伊小忆,时辰已到!”

  “……”

  声出气旋,立马变成一道道惨白的阴雷。浑如一头头白龙,爬满药谷的苍巅。

  风愈来愈大,刮起尘土落叶,塞满茶壶茶杯。穆家姐弟亦冷得颤颤打斗,一身尘土落叶,狼狈却不自知。

  寅时。

  亿万雷电集聚一团,光耀胜过皓月,惨白整片天际。在其雷光完全将皓月盖过之际,轰然砸落而下,覆盖整幢大药房。

  雷团并未发生爆炸,也为来得及发出声响。雷团在接触大药房那一刻,白光乍泄。

  方圆万里皆可见炽光,万里之外,睁眼直看,依然刺痛眼球,泪直流。接着,雷团彻底消失,连同苍巅的两道气旋一起。

  天地风轻云淡,温感回暖。

  沉睡的人们不再冷颤,陷入香甜的梦乡之中。

  清晨。

  太阳还未露脸,东边的亮光已将药谷照亮。于袅袅晨雾当中,风儿若有若无,虫飞鸟鸣,晨露闪烁着灿烂的金光。

  太阳才露尖尖角,阳光倾泻整个院落。

  咯吱!

  大药房门打开,林灵芝三姐弟先出,接着是道牧。

  “你姐妹二人就好好叙旧,待我们再回时,将会是一次长久的离别。”林灵芝左手横放在腹,右手抬掌,阻止互相搀扶的韩菲雪和伊小忆跨出门槛。

  “菲雪福缘不浅,日后,你姐妹二人,定会再相逢。”望着脸色苍白无血的伊小忆,林灵芝笑容和煦,犹如院落外的晨光。

  此刻,道牧的脸色比伊小忆的还差,白里泛青,身体颤个不停。道牧并没说话,盘坐在阿萌身上,对韩菲雪二人,点了点头。

  道牧淡淡地看伊小忆的腹部几眼,方才掐印,闭目入定。无需吩咐,阿萌自行跟上林灵芝他们的步伐。

  “老怪,我总有一种感觉。”道牧不知灭心牧剑是否清醒,权当找一个人倾述一番。“我的血不仅改变伊小忆,甚至已经影响到林菻。”

  “恭喜你,当爹了。”灭心牧剑悠悠然,很是轻松,像是在开玩笑,又不像是在开玩笑。“不该叫林菻,该叫道菻。”

  “你这话,并不好笑。”道牧听到灭心牧剑的回应,心中一喜,“我拼了老命,才将母女二人求活,也只是为了抵消断绝他人子孙之过。”权当是灭心牧剑在开玩笑,道牧语气也很轻松。

  “很不幸,你怕是要失望了。”灭心牧剑嗤笑连连,像是在嘲弄一个倒霉孩子。“你突发奇想,切除她原本的死婴残体的时候,就该想到这一点。你的血肉造就的新婴体,自然是你的,跟你亲得不能再亲。”

  “老怪,你莫乱讲!”道牧心绪激动,猛地睁开眼睛,血光灿灿,剑眉皱成剪刀,“那胎盘还是原来的胎盘,肚脐也还是原来的肚脐。死婴残体本就该切除,何况我也就只在伊小忆心口的香疤上滴了三滴,胎盘也就滴了一滴。”说

  话间,道牧双手用力攥成拳,身体僵持。道牧表面上,嘴巴硬且强势,心里却开始相信灭心牧剑的话。

  “问题就出在这里,你这四滴血,无比强势的把人家子孙血缘彻底断绝。”灭心牧剑感慨。

  他自然晓得道牧,当初只想着怎么把母女二人救活,且做到最好效果。当时情况,别说道牧没有想得太深远,在场其他人都没有想到,连灭心牧剑也是在新婴体出现雏形才晓得。

  道牧的出发点是好的,至于结果是好是坏,那就依照个人价值观,因人而异了。

  “既然老怪你都看出本质,那么林灵芝三姐弟,怕是也已经晓得。”道牧强势的语气,瞬间弱了一大半,紧攥的双拳,松开成爪,“他们为何不直接点破,竟还欣然接受这孩子?”

  “他们来历不简单,并非普通仙人。可惜我生气近于无,无法看破他们的伪装。”灭心牧剑轻轻一叹,语气也变得跟陈醋一般复杂,“这孩子,是个不世出之仙才……但……亦是孽种。”

  “老怪,你这话太过了!”道牧心中莫名有气,似乎已经接受自己跟孩子,有血缘关系的事实。

  “一点都不过分,这就是个事实。”灭心牧剑丝毫没有改口的意思,更别说道歉,“你伪善的行径下,真实野心可不小。你最大目的,就是想要寻求复活养父养母的方式吧?”灭心牧剑甚至还不忘嘲讽道牧一番。

  “嘁!”道牧不屑,淡定反驳,“我的心思,没你这老怪这么复杂。我只想兑现承诺,不想枉费自己付出那么多努力,以及九道功德。作为门中长辈,你该夸赞我才是,而不是损我。”

  说话间,道牧双手舒展开来,放在双膝上,自信坚定道,“我可是正义的伙伴。”

  “你可真伪善。”灭心牧剑再次肯定道,丝毫没有要给道牧面子的想法,“本尊奉劝你,想都别想,双边情况有本质的不同。伊小忆是尸骨未寒,你养父养母是彻底凉透,且已恶臭腐化。”

  “我的伪善,就是邪恶对善良的完美致敬。”道牧也不解释,索引就承认,他也的确有这么一个心思,“所以,我从来都说,我是正义的伙伴。而从来不说,我是正义的化身。”

  “糟糕的自白。”灭心牧剑短叹一气,声音逐渐变小,若有若无,“这孩子的未来的成就如何,就得看她母亲的教养,以及你这当爹的帮衬。”

  “你又来……”

  “别忘了跟剑古说这事儿,没有剑古,你宝贝女儿,可能命不长。”

  ……

  (..net)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