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6书吧 > > 第27章 醉驾

第27章 醉驾

  车窗外的风景正往酒店疾驰而去,车内有些淡淡的檀香味,与她自己衣服沾染的,酒精和烟的味道混合,赵嫤抿住嘴巴压下一个嗝,喉咙涌上一股酸苦。

  “我是真头晕,宋茂给我喝的那杯酒,后劲挺大。”

  趁前方路况宽松,宋迢转过头,她脸颊透出薄薄的绯红,唇线紧闭,用手压着胸口,他随即问道,“先睡会儿?”

  赵嫤偏过头看着他,一段段的路灯光线,深浅不一的映照在他身上,从额头到下巴,再到喉结,炎夏的闷热被空调冷气隔绝,听不见城市的嘈杂,仿佛在逃离繁喧。

  她盯着宋迢,“又有点清醒。”

  宋迢笑起来,洁白的牙齿在她眼前晃呀晃的,他又看她一眼,“那你到底是晕还是醒?”

  赵嫤那双清眸流转几番,似乎在想着什么,然后她答非所问,“有钱有势的男人都会逢场作戏吗?”

  他笑意减淡几分,轻轻耸肩,“可能吧。”

  “你会吗?”她很快的接上问道。

  宋迢头一偏,抿了下唇,“这是一种交际的方式。”

  赵嫤差点翻白眼,“我说的是对待女人。”

  宋迢稍愣,接着再次失笑,摇摇头。

  “摇头什么意思,不会?”

  他笃定的说,“不会。”

  良久,赵嫤才淡淡的开口,“那我相信你。”声音如同清凉的水,伴有一丝确定的味道。

  宋迢犹豫片刻,问道,“如果我在其他事情上,对你有所隐瞒呢?”

  赵嫤干脆侧身倒在椅背上,看着他说,“只要不是欺骗我的感情,其他都不重要,我说真的。”

  他没有想到的愣一下,最终说道,“你的想法很特别。”

  “每一个和我说这句话的人,结果都爱上我了。”她还颇为无奈的叹口气。

  他挑眉,笑道,“那因为这句话爱上你的人,一共有几个?”

  赵嫤掰着手指头说,“我的小学思想品德老师、中学物理老师,还有大学的若干校友,他们都被我的魅力折服了。”

  “再数一遍。”宋迢看向她,似深不见底的眼眸藏着专注,“加上我。”

  虽然心里顺着清甜的滋味一路奔去,但是她严肃的摇了摇头,“不接受曲线表白。”

  推开套房的门,赵嫤被钳制着腰身,踉踉跄跄的走进来,男人只用单手就固定住了她的后脑,她如愿得到渴望已久的清冽,同时被剥夺了氧气。

  宋迢将自己的舌滑入她口中,那样强势的掠夺,感觉到他越来越强的占有欲,像性感的猎人,对方稍有退让换来的是他更深的纠缠。

  赵嫤脚底一软,往后一躲却跌坐在地上,攀着他的手臂,她控制不住的咳嗽起来。

  他蹲下,笑着说,“哪有人接吻能接成这样的?”

  “我是被口水呛到了!”她反驳的声音喑哑。

  宋迢伸手绕到她的后背,轻轻拍着,等她不再咳嗽的平静下来,就问道,“没事了?”

  她最后闷咳一声,点点头。

  他笑了笑,低沉的声音很是诱人,“要不要先洗澡?”

  “要……”赵嫤朝他张开手臂,软绵绵的说道,“但是我没力气。”

  宋迢轻叹,从她腿窝下捞起整个人,无奈的拉长声音说,“好,我伺候你。”

  搂住他的颈项,甩掉两只高跟鞋,赵嫤被他抱在怀里往浴室走去,那张清俊的脸近在眼前,略深的眼窝,高挺的鼻梁,忍不住捏了捏他的下巴。

  在浴室里将她放下来,双脚落地,赵嫤仍然搂着他不撒手,动情的开口,“你对我好的时候,我真的很想……”

  他呼吸已经近在咫尺,还在慢慢往前,直到她臀部抵上洗手台,无路可退,她接着说,“认你当干爹。”

  宋迢哭笑不得,“你说什么!”

  赵嫤继续膈应他,“这是我发自内心的感受。”

  回应她的,是宋迢落在她脖颈上的吻,微凉的唇瓣温柔贴肤,没有办法拒绝,反而拥上他的宽肩,鼓励的行为让他的舌尖经过脖颈,描着耳廓,在她腰上摸索着拉链的位置,从她的肩上,剥下她的连身裙,堆积在腰上。

  男人的手滑进内衣,或重或轻地揉捏她胸口的绵软,同时在亲吻着她,吮吸她的舌头,传达着甜蜜而危险的信号。

  稍稍分开些距离,她低着眼眸,声音迷离的问着,“你不是要帮我洗澡吗?”

  最后轻啄了一下她的唇角,他说着,“正在……”

  所以,宋迢正在解开他的衬衣纽扣,露出结实的胸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