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6书吧 > 好人平安 > 第六十七章 暴风雨的核心

第六十七章 暴风雨的核心

  16:30374岛

  一处隐蔽的库房内,几个空弹药箱堆成桌子,桌上摆着罐头盒,这种老式铁盒罐头很难开启,是用匕首硬割开的,里面装的是陈年红烧牛肉和梅菜扣肉,翘起的罐头盖上打着1985的生产日期,五个空罐头盒里装着的接来的雨水。

  和上级取得了联系,援兵正在路上,给他们的命令是固守待援,保护好俘虏,大伙儿的心定了下来,食欲也上来了,没有餐具,只能用匕首当餐刀,高小波尝了一块,咋舌道:“口重了点。”

  傅平安也吃了一块,味道很奇怪,绝对谈不上美味,只能说勉强入口,感觉就像是在吃清朝僵尸做的肉罐头。

  黄姚武说:“补充热量,才能战斗,同志们将就一下,援军很快就到,他们一定给咱们带了好吃的,自热干粮,一拉就热,还有方便面,热腾腾的连汤带面,别提多爽了。”

  祝孟军说:“连长你别说了,越说我越饿。”

  傅平安看了看缩在角落里的俘虏,忽然想到俘虏同样没吃没喝,便倒了一点雨水端到斯普鲁恩斯面前,送到他嘴边,俘虏双手绑在背后,只能让人喂着喝水很不得劲。

  “请放开我,我不会反抗的。”斯普鲁恩斯说。

  傅平安可不敢做主,他好莱坞电影看多了,总觉得这位面目英俊的少校自带主角光环,万一被他趁机逃脱,在复杂的坑道中一个接一个的把自己和战友们干掉,回去之后写本回忆录,再过两年被哪个导演看中,拍成又一部大片,自己岂不成了千古罪人。

  黄姚武说:“把绳子给他解开。”

  傅平安奇道:“连长你懂英语啊?”

  黄姚武说:“当年一心求进步,对自己要求很高,自学了英语,不过是哑巴英语,考试行,会话不行,没事,咱们四个人在这,他翻不了天。”

  于是傅平安将绑绳解开,斯普鲁恩斯的双臂都僵了,慢慢活动着血脉才能动弹,傅平安又给他一罐子肉,不过餐刀是不能给,只能拿手挖着吃。

  “谢谢,我不饿。”斯普鲁恩斯才不会吃这种久远的僵尸肉,他只是将就喝了几口雨水,中国人的态度很和蔼,他们在朝鲜战争时就是这样干的,战俘营的伙食比自己人还好,优待俘虏是他们的老传统了,斯普鲁恩斯不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他抱定一个信念,任何军事机密都不会吐露,美国强大的力量会迫使中国人把自己还回去,到时候这段战俘经历不但不是耻辱,还对家族的声誉有加分哩。

  “你是哪里人?”傅平安用英语和俘虏唠起了家常,现在是战斗的间歇期,聊天能够缓解紧张的心情,对谁都一样。

  “巴尔的摩。”斯普鲁恩斯说。

  “马里兰州最大的城市,五大湖区通向大西洋的重要海港城市。”傅平安如同背书一般说出,斯普鲁恩斯疑惑中带着警惕,这个俘虏自己的士兵肩章上只有一条折杠,这代表最低军衔列兵,按照斯普鲁恩斯的理解,中国的低阶士兵就是文盲程度的炮灰,怎么张嘴就来,不但知道巴尔的摩位于马里兰州,还知道这么详细,不对,这一定不是普通的士兵,而是特种部队假扮的。

  “哦,你知道的还挺多,喜欢美国么?”斯普鲁恩斯决定陪他聊聊,反正对于军事机密自己是不会说的。

  “我挺喜欢上地理课的,还喜欢历史课,波士顿倾茶事件,莱克星顿的第一枪,萨拉托加大捷,我最喜欢的是内森.黑尔上尉的名言,我唯一遗憾的是,我只要一次生命可以献给我的祖国。”

  这下斯普鲁恩斯真正震惊了,对于美国历史,很多美国孩子都搞不清楚,更别说内森黑尔的名言了,这个年轻的中国士兵是个美国通,他的英语说的很地道,本来他还有些耿耿于怀,因为被一个年轻的列兵所俘虏,现在释怀了,这个士兵是个学者。

  “你是说,这些都是你从课本上学的,你是哪所大学毕业的?”斯普鲁恩斯问道。

  “高中课本,我没考上大学,所以只好来当兵。”傅平安滔滔不绝的说着,他感到能通过向一个陌生人的诉说缓解压力,他说到自己对高中女同学的暗恋,说到他在工地上遇到的挫折,说说他的冤屈,因为几件来历不明的女式内衣。

  如果没有这次奇遇,一个美国海军核潜艇上的少校副艇长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与一个中国二线部队的守岛列兵之间进行这些谈话的,但此刻少校也絮絮叨叨说着自己年少时候的糗事,高中叛逆,和女朋友私奔还吸大麻,后来靠着州参议员的推荐信才上的安纳波利斯海军学校,从军以后生活规律了很多,现在已经结婚,妻子一个律师,已经怀孕七个月了,本来等这次任务结束,他就能回去当爸爸了。

  “是个儿子,我准备给他取名雷蒙德,和老祖父一个名字。”斯普鲁恩斯说。

  “等长大之后,还让他考安纳波利斯海军学校么?”傅平安戏谑的问道。

  “当然,海军是我们家族的传统和骄傲。”斯普鲁恩斯回答。

  “那一定不要让他到中国来,不然我的儿子会俘虏他。”傅平安在这儿等着呢。

  斯普鲁恩斯愣了一下,继而哈哈大笑,说我喜欢这种幽默。

  连长等人吃了几口陈年老罐头,这顿饭就算结束,高小波拿出烟来发了一圈,唯独少了俘虏,傅平安硬是从烟盒里又拿了一根,斯普鲁恩斯平时是不抽烟的,潜艇里也没有抽烟的条件,但现在他却接了烟,试着抽了起来。

  男人之间的友谊就是这么奇特,聊一聊,一支烟,就是朋友,除却敌对关系,他们之间无仇无怨,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国家尽忠,此刻就像是一战时的两军前线,圣诞节的晚上,在场的五个人,忘记了国籍和军人身份,他们就是一帮沦落孤岛躲避风暴的人类。

  黄姚武看看表,说老四你去换岗,把老潘换下来休息。

  潘兴站的是第一班岗,他穿着防弹衣戴着夜视镜,挎着冲锋枪在坑道拐角处警戒,虽然这么大风暴,敌人的援兵一时半会到不了,但潜艇上的敌人有可能发动第二次突袭,丝毫不能放松警惕。

  祝孟军换下了潘兴,机要参谋回来后没忙着吃饭喝水,反而把傅平安带到电台前说:“我教你用这个。”

  “是!”傅平安没有任何迟疑,小八一电台全程是八一式小型电台,采用短波AM收发机,铝合金外壳,下挂式镍镉电池,配上耳机天线后仅仅十二公斤重,正常来说,电池供电的情况下,可以连续工作六个小时,可这台老爷货的电池已经衰减,恶劣气象条件起码也要维持一天,所以现在处于关机状态,只能定时打开和指挥部联络,打起仗来刀枪无眼,多一个人会使用电台,就多一份保障。

  小八一电台早已落伍,现在军队使用的是采用SDR、跳频加密、数字化信号等现代技术的新型电台,在374岛上这台机器也只是作为备用电台,时间有限,学发报不现实,潘兴只教傅平安怎么用明语通话。

  傅平安脑海中出现一幅黑白画面,山下是密密麻麻的敌人,英勇的志愿军战士背着电台呼叫:“为了胜利,向我开炮。”

  ……

  17:25东山守备区指挥大厅

  参谋匆匆上前低语,罗克功眉头一展,根据最新情报,这个被俘的倒霉蛋身份很不简单,是一个位高权重的前海军上将的儿子,而且是负责美军核潜艇机要信息的军官,能够撬开他的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美军太平洋舰队就会变成单向透明的对象,这个俘虏太重要的,不管是军事层面还是政治层面。

  “命令九连,不惜代价保证俘虏的安全,少一根头发都不行。”罗克功说。

  五分钟后,374岛开机,接到了上级的密码指令。

  潘兴将这个命令低声告诉黄姚武。

  黄姚武看看俘虏,斯普鲁恩斯只穿了一条海军短裤,他身上的潜水服被征用了,虽然欧美白人很抗冻,但这样总是有碍观瞻,黄连长把自己的军装脱下来丢给他:“穿上吧,别着凉。”

  高小波说:“连长,你把他当亲儿子疼呢?”

  黄姚武说:“军区的命令,不能让俘虏少一根头发丝,穿上吧,那一巴掌宽护心毛我看着膈应。”

  高小波说:“他穿你的衣服,你穿啥?”

  黄姚武套上缴获的防弹背心:“我穿这个。”

  高小波说:“你咋不把这个给他穿呢,万一打起来流弹伤不了他。”

  黄姚武说:“那不一样,防弹衣就两件,我得首先保证咱们自己人的生命安全,流弹伤了他,那是他的命,怪不了咱们。”

  高小波挑起大拇指:“连长境界就是高。”

  傅平安问:“连长,援兵啥时候到?”

  黄姚武说:“快了,就快了。”

  ……

  苇子沟野战机场,一架运八冒雨降落,机舱门打开,一队背着巨大背囊的士兵鱼贯而出,他们的迷彩服式样和普通陆军的有所不同,个个彪悍精干,一个领子上缀着少校军衔的男人摘下军帽,仰天望雨:“这豪雨,真他妈够劲。”

  停机坪上有两架陆航的直九,两架海军的卡28直升机,后者的动力更加充沛,共轴双旋翼具有较高的功重比,能在恶劣的海况下在舰艇甲板操控起降。

  “看来海上有事啊,兴许是邮轮被武装分子劫持了。”一个老T对罗汉说,他叫廖胜超,四级士官,上次打傅平安他下手最狠。

  另一个老T阴阳怪气道:“对付海上犯罪分子该让边防海警上啊,对付外国船只应该让渔政上,对付武装分子,还有海军的蛟龙突击队呢,用咱们这把钢刀,岂不是牛刀杀鸡。”

  罗汉说:“少废话,集合!”

  一队吊儿郎当的老T瞬间变得严整起来,在机库中列队,外面风急雨骤,机库内空空荡荡,回响着罗汉的讲话声。

  “同志们,黄海上一座岛屿发生武装冲突,我驻岛官兵俘获一名敌潜艇军官,并在交火中击毙两名艇上的SEAL,据可靠情报,一个编制的SEAL已经在韩国镇海基地集结,随时杀过来,上级决定,派遣我部登岛作战,不惜一切代价,确保把俘虏带回来,明白没有!”

  “是!”全员挺胸立正,对手是大名鼎鼎的SEAL,全球顶级的特种部队,这让老T们肾上腺素急剧分泌,期盼着试试对方的斤两。

  但是当前最大的敌人并不是SEAL,而是这极度恶劣的海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