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6书吧 > 超凡入圣 > 第二百七十五章勾心斗角

第二百七十五章勾心斗角

  “不敢。”石道人没有抬头,依旧拱手。

  “你我本为一体,何必如此恭敬?起来说话吧。”李森淡淡的道。

  “诺。”

  石道人直起身来,束手而立。

  李森朝石道人打量而去。只见石道人满身风霜之色,一袭黄袍也破旧不已,乍一看去,倒像是一名无家可归的老乞丐。

  李森微微皱眉,摸出一锭白银,说道;“任务和修炼固然重要,仪表方面,亦是不可过于怠慢。这些银两你拿去,偶尔也出入世俗的场合,购买一些日常所需之物。”

  “诺。”

  石道人恭敬的点头答应,直接伸出双手接过,将银两揣入怀中。

  李森这才微微点头,然后朝着山上的山峰顶处扫了一眼,说道:“情况怎么样?这十几天来,钟山上的白老鬼等人,可有什么异常动静没有?”

  “除了红枫谷那一夜,钟山修士大半出动了之外,其余时间并无什么异动,跟以往相比没什么两样。”石道人回答道。

  只不过,石道人的口气虽然恭敬,但是声音却依旧沙哑之极,如沙互砺。

  李森听到了石道人的话之后,似乎有些意外。摸了摸巴之后,李森复又问道:“白老鬼呢?此人在红枫谷吃了个大亏,按理说,应该是非常的不甘心才对。怎会如此平静?难道他的忍耐力真的超凡过人,又或者是真的不打算继续与我等纠缠了?其中,恐怕有诈。白老鬼这些天,在山上都做什么了?”柏渡亿潶演歌馆砍嘴新章l节

  石道人却回答道:“白老鬼依旧是每天按时作息,并且一直在手工编织一些竹制品。偶尔,那两名曾经跟他一起前往红枫谷的紫袍壮汉和白袍修士,会寻到他报道一些事情。只不过他的竹庐旁设了隔音禁制,所以听不到谈论的具体内容。”

  说到这里,石道人忽的想起了什么,复又加了一句。

  “还有就是,此人从红枫谷回来的第一天,便将韦芳亲手埋了。”

  “亲手埋了?”李森听到此话,神色微微一动。

  “是的。”石道人确认道。

  李森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果不其然的神色。

  “韦芳此人虽然大脑简单了一些,但是对白老鬼极为忠诚,而且修为还算不错,属于一个可塑之才。白老鬼了很大功夫,对此人培养已久,颇有一副打算‘委以后事’的模样。结果韦芳此人,因为‘乾元宗’金丹期老祖吴定的缘故,被砍掉一只臂膀,实力大跌。后来又被李某在红枫谷中,当着众人之面斩杀。这老鬼那时候不好说什么,但是心中可谓是恨极了李某。这一点,从他返回后便亲手掩埋韦芳的举动,便可见一斑。”

  石道人说道;“白老鬼乃是金丹后期修士,实力极为强横,心眼也深。被他如此嫉恨,我等该如何是好?”

  “无妨。此人虽然恨透了李某,但是碍于两大商盟之间约定俗称的‘交手原则’,他暂时不会在明面上对李某动手,只会寻找一些实力不俗的‘代理人’,对我等手。”

  说到这里,李森嘴角还露出一丝冷笑的道:“当日李某从东海返回之际,曾经被一名筑基后期的刺客袭击。虽然那名刺客,口称自己是被韦芳所雇佣,但韦芳只是白老鬼的一条狗而已。韦芳做出这等严重挑衅聚星商盟的事情,白老鬼肯定是知情的,只不过他并未阻拦而已。而且这一点,可是很有趣的。不,甚至可以说,红枫谷那一夜,有趣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主人的意思是?”石道人问道。

  李森听到石道人的问话,嘴角冷笑之色不禁更浓了三分:“你想想,韦芳雇佣刺客截杀李某,白老鬼作壁上观,一副坐享其成的模样。这本来没什么,但是问题就出在这名刺客被李某击退之后,白老鬼后续做出的反应。”

  顿了一顿,李森复又说道:“红枫谷中,为了一枚‘海族交易令’,吴国境内的那些宗门势力,可谓是犬牙交错,场面混乱不堪。但是对于白老鬼而言,真正能对他形成竞争威胁的人,无非只有梅雪生一人而已。”

  “只不过到了后来,令狐燕的突兀出场,打乱了他的步调。使得他不得不和梅雪生临时联手起来,想要将我聚星商盟排挤出去。但是后来,‘死而复生’的聂齐海,则是直接浇灭了他们夺取‘海族交易令’的心思。最后变成了比较荒唐的‘拍卖会竞价’方式。”

  石道人闻言,脸上露出一丝好奇之色。毕竟,石道人没有去过红枫谷,所以对于这些红枫谷中发生事情,尚且不知道详情。

  李森站在松,初升的朝阳拉长了李森的身影,给林中带来了一丝暖意。于是乎,李森口中的冷笑之色,也淡薄了许多,口吻趋于淡然。

  “对于白老鬼而言,如果能够以适当的付出,换来一枚海族交易令的话,这一笔生意倒也能够做。只可惜,拍卖会到了后期,眼看着‘海族交易令’即将落入他手的时候,又闯进来了苦竹岛的圆明和尚。这和尚虽然隐晦极深,但明显就是一名元婴期大修士。虽然他进门就开口索要‘海族交易令’的举动,令人诧异,但是红枫谷的那些修士,谁又敢跟他抢?”

  李森露出一丝嘲讽之意,微微勾起嘴角的道:“白老鬼眼看着就要到手的‘海族交易令’,被圆明和尚横刀夺爱。并且聂齐海,更是在恶疾被治愈之后,便对这个大和尚恭敬不已,拉拢之意溢于言表,倒将他白老鬼撇在了一旁。换成一般人,恐怕早就气的火冒三丈,顶浮青烟了。”

  “只是,白老鬼还算能隐忍,所以尚且能够不表态。只是当他看到圆明和尚准备迁入内陆,并且是借着聂家之手,搬迁到吴国境内之后,他就再也无法隐忍了。甚至不惜得罪圆明和尚的,抛出了万年之前的‘修真界禁令’之说。”

  李森口气淡淡的道:“只可惜‘禁令之说’,虽然吓退了聂齐海,却无法吓退令狐燕。故而,令狐燕当场就出面,准备以聚星商盟的强大势力,对苦竹岛一方提供庇护。甚至还抛出了‘聚星商盟之内的所有无主领地,任由苦竹岛修士挑选居住’的说法。要知道,如果苦竹岛的和尚们如果真入驻到了聚星商盟的地盘里,那几乎就变成了聚星商盟的‘从属宗门’,完全可以视作聚星商盟的一部分!”

  “令狐燕虽然看起来嚣张跋扈,但实际上心思也是极深的。因为修真界虽然有禁制佛门弟子进入大陆的‘禁令’在,但实际上,很少会有人为了一个毫无油水的‘苦寒之地化外孤岛’,而对聚星商盟大动干戈。最多,也就是元灵商盟会以此为借口,鼓动一些宗门对聚星商盟出手而已。”

  李森抱着肩,继续说道:“但是与这些危险相比,如果令狐燕真能延揽到苦竹岛的修士,并将圆明和尚这名元婴期大修士纳入己方同盟阵营的话,其中的风险与利益相比较,赚头还是不小的。令狐燕是个生意人,算盘打得很精细,利益得失也算的很清楚,所以才会在最后关头,圆明和尚即将离开议事大厅的时候,开口留住圆明和尚。”

  “但可惜的是,令狐燕只是一名金丹期老祖而已,并不能代表聚星商盟。所以圆明和尚自然不会贸然开口答应此女的请求。只不过,双方既然都有这个意思,那么迟早会有更多接触的。”

  李森说到这里,忽然一笑:“当然了,这些冲突和对抗,都是发生在庞大势力之间的,跟李某并无太多的干系。李某比较在意的,是圆明大师离开后,韦芳对李某横加挑衅,韦芳却没有出手阻拦的事情。”

  石道人有些意外:“为何要阻拦?白老鬼不是恨极了主人吗?如果韦芳能够战胜主人的话,岂不是大大挫败了聚星商盟的颜面。”

  “问题在于,韦芳不久前刚刚断了一臂,法术操纵能力大幅降,所以实力只有寻常时候的六七成左右。以这种实力,跟李某展开生死之战,简直跟送死没什么区别。这一点,白老鬼通过之前的‘东海刺客事件’,肯定是早就心知肚明的。甚至可以说,令狐燕也早就知道断臂的韦芳,绝对无法匹敌李某,所以才会在听到‘生死决斗’的提议之际,冷笑出声。”

  李森说到这里,还刻意强调了一句:“须知道,如果白老鬼想要制止韦芳出手的话,只需要抬抬手,说一句话就行。韦芳对他忠心耿耿,自然是不敢有任何反对意见的。”

  石道人不禁有些奇怪:“这就怪了,既然知道韦芳非主人敌手,为何他还怂恿韦芳出战。”

  “很简单。”李森淡淡的说道,“因为‘苦竹岛’势力的意外崛起,吴国境内的均势,即将要被打破了。圆明大师虽然当场拒绝了令狐燕的拉拢,但是双方已经明显是勾搭上了。届时,‘苦竹岛’一旦跟‘聚星商盟’真的联合起来,那么短时间内,这两方在吴国境内的势力肯定是要压他‘元灵商盟’一头的。白老鬼对了对抗这个‘联盟’,便只能出手拉拢梅雪生这个尚且保持‘中立’的外援。所以,韦芳的送死,只是白老鬼的一招苦肉计而已。”

  “苦肉计?”石道人闻言,苍老的面孔上,露出了一丝若有所思之色。

  “修真界的勾心斗角,远超俗世凡人的想象。在这些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面前,任何事情都绝非表面所看到的那么简单。”李森淡淡的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