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6书吧 > 黑囊经 > 第一章县城往事

第一章县城往事

  1982年,改革开放春风席卷华夏大地,各地民众如火如荼的开展致富之路,但对于远在桐庐偏远小县的贺钟华来讲,却是愁眉不展。这一年,他作为乡公馆主任,带头响应全民致富的号召,得罪了小县城内的一批土财主,纷纷排挤作对,落得个下岗待业,衣食不饱的境地。

  对于这事,贺钟华也是暗自叫苦,他早年休学,跟随着父亲外出闯荡了好几年,明眼人都知道他们是做走活的买卖,也就是流传的民间先生,后来家里老头子不小心摔伤了脚,这几年都闲在家里。

  贺钟华年纪也老大不小了,都快三十出头,可惜因为做走活的买卖,这县里的姑娘都看不上他,索性也懒得找媳妇,平日里没事就找街边老头下下棋,回去陪老头子喝点小酒,小日子过得倒也滋润。

  可是这没心没肺的日子没几个月就到头了,因为缺少经济来源,家里的老头子又天天吵闹着喝酒,贺钟华是烦得脑袋都大了,又出去找了几份活,可惜啊,都没人愿意收留他,倒是有一份看门的工作,可他嫌这玩意浪费时间又拒绝了。

  后来实在是揭不开锅了,贺钟华才想到了家里有一本祖传的《黑囊经》,听家里的老头子提过,好像有些年头,再加上最近县里来了一批古玩的的商人。他就想着偷偷卖点钱,好去买点酒。

  说起来,那书上写的啥,贺钟华心里比谁都清楚,是一本讲诉风水的书,这些年在老头子的逼迫下是倒背如流了,也没少受罪,一想到这,他就咬牙切齿。

  当天晚上,贺钟华就趁着老头子睡觉,在房间角落里的一个铁皮箱子内找到了那本用羊皮包裹的经书。第二天急急忙忙的去县里一家名叫百相馆的古玩店典当,换了几十块钱,买了两瓶酒和一些猪肉回去。

  贺钟华以为家里的老头子应该会高兴,没想到回去后就被一通乱骂,老头子还拔出那把尘封好几年的铁剑,一路追着他骂道:“我砍死你这小兔崽子,老祖宗的玩意你都敢卖。”

  好在老头子腿脚不利索,贺钟华灰溜溜的跑了,他心里也害怕了,在外面瞎逛了圈,心里想好了说辞,回去以后,酒瓶子一放,双腿一跪,眼泪鼻涕横流的哭道:“爹啊,家里不是缺钱吗,不卖我们吃啥?”

  老头子本来还挺生气的,听了贺钟华的话后,心里一软,嘀咕说:“也是,这几个月县里咋就没人去世,连个活都没有!”

  要说啊,这两父子也是嘴不留德,没过几天,县里的张二爷急急忙忙的跑过来,一进门,就是一脸的哭相,双眼红肿说:“贺老爷子,你要帮帮忙啊!”

  贺钟华对这张二爷可是没啥好感,就是他起的头,害得他下岗待业,口袋里不就是有两个钱吗,反正家里老头子的事都交给自己了,于是不耐烦说:“二爷,出啥事了?”

  张二爷擦拭了下泪水说:“见鬼了,见鬼了,刘寡妇吊死在家里了,死的冤枉啊!”

  这刘寡妇贺钟华认识,长得挺漂亮的,他也暗恋过,要不是身份原因,早就学古人来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眼下一听说死了,心里免不了咯噔一下,不过他不明白,张二爷为啥哭的那么起劲,两人压根就没啥来往,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

  看这情形,贺钟华知道是有生意了,但是一想到之前被下岗的事心里就来气,刚要赶人,就被老爷子给拦了下来,抢在前头说:“行,我让钟华过去看看,不过这报酬不少。”

  老头子倒是挺精明的,把贺钟华拉到角落里训斥一顿,一来是想缓解一下经济压力,二来是要赎回那本经书。

  贺钟华一听也是这么个理,于是勉强答应下来,跟着张二爷回去。要说这死了人的事可是不得了,尤其是上吊死的,立马在小县城里传开了,有人说是因为感情受挫死的,有人说是脑子有毛病。尤其是贺钟华一来,一个个都围堵在刘寡妇家门口指着他议论,让他心里着实郁闷。

  刘寡妇是昨夜才死的,尸体还在房间里,因为害怕,大伙都不敢进去,贺钟华也清楚,这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