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6书吧 > 黑囊经 > 第二章敕符七星剑

第二章敕符七星剑

  当天晚上,贺钟华就悄悄跑到张二爷住宅处,这老家伙也不是啥好东西,平日里没少作威作福,搜刮了不少的钱财。要不是老头子非要他来,谁愿意管这破事。

  虽然不情愿,但是为了安全,贺钟华拿出了老头子的压箱宝贝,朱砂笔、黄符、还有一柄七星剑。

  夜里,小县城的居民们都睡的挺早,街道上空无一人,只有路灯孤零零的摇曳着昏暗的灯光。张二爷的家就在县里头一胡同院子里头,贺钟华到了那后没有闹出大动静,而是悄悄的躲在后边胡同角落里,用刀将后院子里的门撬开,随后隐藏在一棵槐树后边。

  眼下离子时还有点时间,贺钟华瞅了眼里屋,发现二楼灯光还亮着,琢磨着那张二爷还没睡觉,这老家伙倒是好福气,生了个漂亮女儿,为了供养上大学,这几年可是使劲搜刮油水。连媳妇都看不下去离婚了,所以啊,到现在都是独居。

  贺钟华心想着养好精神再应付待会的事,于是倚靠在树边,双眼一眯,没一会就睡着了。

  话说这大晚上的,张二爷家的灯光一直瓦亮着,四周寂静的可怕,隐约间有阴风闪过,那槐树上的落叶都抖落了好些,与此同时黑暗中,从角落里蹿出了一个影子,直直的奔着里屋跑去,没一会就传出几道凌乱的脚步声,随后沉寂下来。

  沉睡中的贺钟华此时还做着美梦,嘴角咧笑着,哈喇子流了一地,猛然间冷风一吹,整个人打了个哆嗦。睁开眼一看,嘀咕道:“这老家伙怎么还没睡?”

  说完还想继续睡觉,忽然间想到了什么,贺钟华掐算了下时间,暗道不好,这都过了三个多小时了。急忙冲向里屋,一脚踹破房门,还未等他跑到二楼,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还有一丝丝臭味。

  “不好!”贺钟华提着七星剑就上了楼,使劲敲了下锁着的房门喊道:“张二爷,你没事吧?”

  里屋发出‘呜呜’的声音,还有东西摔落的声响,贺钟华二话不说,大脚一抬,大门被踹了个大洞,他急忙冲了进去。

  这一看吓得他有些不知所措了,里屋杂乱不堪,张二爷正躺在床上,双手捂着脖颈,双脚乱踹,脑门青筋暴露,眼珠子都快掐出来了。脸颊上破了个大洞,鲜血直流。

  贺钟华低头看了下地板,那儿有一滩浑浊的污水,散发着臭味,心里也来不及思考,急忙跑上去,使劲掰开张二爷的双手,没想到这老家伙力气还挺大的。

  “张二爷,你他娘的快醒过来。”贺钟华急得忍不住扇了两巴掌,见不管用,灵光一闪,从布袋子里拿出朱砂笔和黄符,沾染了些血迹后,快速画了张符,嘴中念道:“三台虚精,五灵微尘,破妄驱邪,降法安宁。”

  随即贴在张二爷脑门上,还别说,这一符挺管用,张二爷立马吐出几大口血,整个人惊恐说:“有鬼,救我!”

  贺钟华起身看了眼屋子,灯光之下,整个屋子显得有些阴冷,他用敕符贴在那滩污水上,立马沸腾起来,化为一股子青烟飘散。

  要说这屋子里什么都没有,但是实在是太冷了,贺钟华不敢大意,回头又看了眼张二爷,那脸颊上的伤口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咬的,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起身走到一旁,那儿有一盆清水,滴入两滴血后,清水产生了一丝变化。他赶忙低头一看,表情一僵。

  那清水倒映的画面中,屋顶天花板上有一团红色毛茸茸的东西,老鼠大小,正不断蠕动着,朝着张二爷的位置挪去。

  贺钟华没敢吱声,而是手中捏着道符,坐在张二爷的边上,没过一会,隐约感觉到左边床铺上有动静,七星剑一刺,符一扔,“啪”的一声响,几缕红色毛发飞出。

  “哼,你这鬼玩意,知你有怨气,生前无人墓前诉话,既已害妻子,何必来找事。”贺钟华摆出一副冷酷的表情,其实他也心里也在嘀咕。

  这鬼玩意其实真正来讲应该叫厄虫,所谓三年不扫墓,坟前生厄虫。如若独身一人也罢,可家里有人不尽孝的话,必将滋生厄虫。其生性阴寒,喜食墓葬阴煞之气,这民间也常有说法,说这厄虫的出现其实就是为了报复那些在世的亲人,虽然有些不靠谱,其实也是符合天道规律。

  那厄虫虽然不见实影,但是却显形在水中,贺钟华见这玩意好似还在屋子内,也不客气,故意起身,端着那盆清水出去。等到了门外,急忙画了张符放进水中,又忍痛咬破自个手指头滴血,随即冲了进去,对准地板一侧狠狠一盖。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