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6书吧 > 仙魔大红楼 > 第三百零三章 赌约十文

第三百零三章 赌约十文

  举人们又议论了一阵,把鄙夷的眼神丢给宝玉。

  可是鄙夷了许久后,突然面面相觑,脸上烧红如火。

  要说贾宝玉是酒壮怂人胆,想喝多了再上去,那么他们,现在是壮胆都不敢吗?

  突兀的,那第二个醒来的举人大步奔上,闭着眼睛,咬牙切齿的,冲上洛水甄宓的身前。

  “我来!洛水甄宓,我南安李槐英,不被你的美色所诱!”

  听到上方的吼声,宝玉诧异的抬起眼睑,低低的笑了起来。

  “又是一个南安的,水公子,这南安是哪个地方,竟然如此钟灵地秀?”

  “也是十二妖中的一个,属于月满银崖那个妖女的地盘,锦州的西边。”

  水英光翻了个白眼,促狭的道:“十二妖里面有三个女子,最少千年未嫁,你要是能娶回府里其中的任何一个,本公子就给你们贾府大大的王爵。”

  “敬谢不敏,我还年轻。”

  宝玉很认真的说道……

  高空之上,李槐英开始吟哦文章,是一篇大赋,辞藻华丽,算是不错的文章了。

  可是水英光听了一阵,讥笑道:“还行,文采还行,就是跟《洛神赋》比较,真个太过不自量力。”

  宝玉也觉得如此,干脆和水英光你一句我一句的评判起来。

  “华舞千裳,这四个字还算不错,问题是华而不实,还冒犯了问心宫宫主的名讳。”

  “没错,”

  水英光下了定论,“这小子的文胆保不住。”

  他们谈笑彦彦,一点不作避讳。

  说是喝多了也好,说是傲气也罢,总归是惹了众怒。

  举人们怒目盯来,奈何其中一个是当朝天子,另一个也是诗才过人,根本不把他们的怒火当回事。

  水英光喝了一阵子美酒,眯眼看宝玉大口喝酒,突然感觉不太对味。

  他冷声问道:“小子,你想要干什么?”

  宝玉摇了摇头,笑眯眯的道:“水公子啊,小子就是喝点酒,哪里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不对劲,你灭穆府的时候也是,一坛坛的喝酒,然后就搞了天下的事情出来。本公子觉得不对劲,你少招惹麻烦!”

  “没,就是吟哦文章而已嘛。”

  宝玉顾左右而言它。

  他们还在拌嘴,上面就是嘭的一声大响,而且这一次,宝玉觉得

  那个叫李槐英的,是真的死了个渣都不剩。

  如果说,只是如果,作出的文章能有《洛神赋》的三分水准,应该可以得到甄宓出手,帮助熔炼十丈文山。

  可是李槐英的文章虽好,跟曹植先贤的《洛神赋》相比,却是差了太多。

  明知道差太多,还要出口,是为不自知。

  不自知者,想来,洛水甄宓还没那般的手软仁慈……

  他抬起头,只见漫天都是血腥,被洛水飞快的冲刷而去

  果不其然,这次根本不是碎文胆破文山,甄宓一怒之下,把李槐英碾了个渣都不剩……

  宝玉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果然,进士之下都是蝼蚁。”

  “不可相提并论,跟洛水甄宓相比,进士也是蝼蚁。”

  水英光淡笑道:“你不一样,你有更高的潜力,所以份量重了双倍,等同于两只蝼蚁。”

  听听,这话说的,气得宝玉想要打人。

  不过宝玉自认为自己是君子,不与看似堂皇,实则最是黑暗不过的帝王计较。

  他抬起右脚,就是拾阶而上……

  “酒壮怂人胆,现在酒喝了不少,自然也该吟诗作对,与那大日流水,齐惹风流。”

  宝玉的声音清淡,又是极为斯文雅妙。

  洛水甄宓登时看了过来,一双美眸变幻千般颜色,与宝玉的视线对撞在了一起。

  半个刹那,宝玉只觉得看见了人世间的所有美好,连那人世间不存在的美好事物,他仿佛,也看到了一丝。

  可是他毫不停顿,高声吟哦中,踏上了洛水涛涛……

  “天无二日,人无两全;

  纵横捭阖,巧笑嫣然……”

  宝玉一边吟哦,一边更往前走了两步。

  他的步伐跨度很大,以至于和甄宓之间只剩下了半步的距离,能够看清甄宓比美玉还要细腻千万倍的脸颊。

  甚至,他已经看清了甄宓的睫毛,也是如此的曼妙多姿……

  “晚生贾宝玉,见过洛水甄宓女神。”

  宝玉还抱着酒坛,单手撑起大饮美酒,嘴也不擦的道:“宝玉已有爱慕之人,也不瞒您,而且不只一个。其中宝玉答应过,再不沾花惹草,所以这美色诱惑,跟宝玉没有半点关系。”

  “如此,又是如何?”

  甄宓第一次开口,声音如黄鹂、鹦鹉,又如穿天云雀,汇聚世间一切美好之音。

  然而此等音色,也只能让宝玉露出如同欣赏琴丝雅乐般的表情……

  “姑娘啊,甄宓大人说话了!”

  界碑之上,钟灵儿惊讶出声。

  她连忙捂住小嘴,压低了声线劝道:“姑娘,您可要早作打算了,甄宓大人开口,那就是对贾宝玉感了兴趣,总不能二女争一夫吧?”

  妙玉俏脸一片酡红,愤愤道:“小丫头,你从哪里听的二女争一夫的戏码?”

  “水公子讲的啊,他还给我讲了《子不语》,真好听…...

  对了,我该自称奴家对不对?水公子说,闺中的女子都是自称奴家的。”

  闻言,妙玉又羞又恼,却没工夫教给钟灵儿什么。

  她抬头看着宝玉温婉的笑脸,黛眉蹙起,呢喃道:“贾宝玉,你这是想做什么?和甄宓说话,她,可不是好说话的姑娘……”

  水英光比她更为诧异,而且,有种不好的预感。

  因为贾宝玉的这种作态,真个让他觉得太熟悉了……

  只见宝玉听到甄宓的问话,笑着却很认真的道:“晚生贾宝玉,没错,宝玉只是晚辈呢,不敢说超越先贤曹子建,也不敢说有盖过《洛神赋》的惊天大文。晚生只是晚辈,所以,斗胆,要和您说个道理。”

  “有趣,你说。”

  甄宓的身形样貌,在美好曼妙与妖娆妩媚中不断变幻。

  这是一种极致的诱惑,也是一种极致的威胁。

  宝玉不敢忘记,就是在这种变幻中,两个举人一个不知到了何处去,另一个,则是尸骨无存!

  他已经喝了个红光满面,抓起酒坛,仰头灌下,脂香醇厚的酒液倒进喉咙、脸面、脖颈……

  随后两手一掰,酒坛其中断裂。豪气冲霄!

  “该死,朕早该想到的,他要招惹甄宓!”

  水英光脸色大变,这种场景……

  还说什么熟悉?简直跟宝玉请灭穆府满门的时候如出一辙!

  他小声的嘀咕道:“小看了啊,还是小看了宝哥儿对乐阳吟的情谊……他要挟朕还算有几分把握,朕那么英明……

  可是对洛水甄宓,他是一点都不了解。”

  界碑上的妙玉也冷了眉眼,哼道:“谈道理?甄宓要是讲过道理,曹子建也不会死得那么可怜……”

  他们这样想着,可是这时候,甄宓上上下下的打量宝玉,突然一笑如同万般花开。

  她的身形稳定下来,恍如浣纱小女,在洛水上优雅斜坐。

  “贾宝玉,你说的这个晚辈,本座认了,双妖十二仙,本来就是以你家的老祖宗为尊。”

  她轻声笑道:“不用说,不用提,本座知道你想要什么东西……

  看在演哥儿和源哥儿的面子上,本座给你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

  宝玉强忍大喜,他是真没想到会峰回路转,竟然到了如此境地!

  说实话,对上洛水甄宓,他没有太多把握。

  唯一的把握,就是看清了李修缘没死,洛水甄宓不是杀人如麻。

  既然如此,那就是可以商量,商量不成,大不了再想别的办法……

  是的,他是这样想的。

  然而,就算是这样想,他还是觉得胆怯,要喝酒壮胆……

  下方的举人们傻眼、呆滞、无语,突然怒闹起来。

  “贾宝玉,你不光是酒壮怂人胆,竟然还托庇先祖余荫?”

  “无耻,无耻至极!无能,也是无能至极!”

  “踏水行文竟然也不公平了,我等不屑再踏上洛水!”

  听着下方的吵闹声,不管是宝玉还是被牵连的甄宓女神,全都只当是蚊虫哼唧,随他去罢……

  甄宓打量宝玉,一双眼睛,仿佛看透了宝玉的心底。

  她轻声笑道:“我知道你想说些什么,说你不擅长汉赋?说你不敢与先贤比肩?

  本座给你一次机会,不管是诗词歌赋,只要连续十首书写本宫,十首十城共举之文章,本宫就给你万载青木,让你去救乐阳吟!”

  “前辈,可是说准了?”

  宝玉大喜过望。

  十首?

  还都得是十城共举?

  嘈杂的举人们一下噤声,突然间,又是冲天爆笑。

  “十首十城共举?以诗才过人贾宝玉的本事,准备了一首、两首,我还算是相信。十首?榨干了他也不成!”

  “看戏看戏,踏水行文肯定是公平公正的啊,十首十城共举之篇章,不比作出《洛神赋》简单半点。”

  “听听看,求教嘛,学习嘛,咱们……哈哈好好的听着。”

  下面全是嘲笑,乐阳申已经拔出佩剑,恨不得拼了性命。

  宝玉向下看了一眼,警告的眼神停住了申哥儿,又变得微妙非常。

  他再次询问道:“甄宓前辈,咱们可是说准了?”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甄宓温温的道:“只要你能作得出来,本座不光给你万载青木,还要给你熔炼百丈文山!”

  “一首十丈文山?”

  宝玉惊愕问道。

  甄宓理所当然的回道:“这是自然,一首好篇章,熔炼十丈山。这是本座早就定下的规矩。”

  “好!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宝玉只觉得人在家中坐,喜从天上来。

  他略微沉吟,就是唰起折扇,沉声吟哦。

  他的脸上一片通红,却不知是兴奋的,还是喝酒太多……

  所有人都抬头看向高空,只见宝玉袍摆飒飒,黑狐大氅华贵存光。

  风姿气度不用多说,但是他们,都不相信宝玉可以做到。

  “十篇十城共举的大文,这贾宝玉,真是不自量力!”

  “最多第二首,他就得抓耳挠腮,就得出个大丑!”

  “没错,别说我等举人,就算那已然踏上另一个层次的进士大能,有谁敢说连出两篇十城篇章?

  甄宓女神所说的文章,可是要即兴出口的那种……”

  举人们都在谈论,场面极为嘈杂。

  水英光却忍不住亮了眼眸,轻声道:“十篇?宝哥儿,你这臭小子,跟朕你还没拿出全部的能耐?”

  是的,宝玉没拿出过全部的能耐。

  水英光绞尽脑汁也想不到就算是现在,就算是十首十城共举的惊天大文,宝玉仍然还有所保留......

  界碑上的妙玉也十分惊诧,软语轻声,流露千般诧异。

  她低声道:“十篇十城共举?贾宝玉看起来胸有成竹,但是,甄宓什么时候有本事帮人熔炼百丈文山了?

  要是让甄宓丢了丑?

  贾宝玉,她跟你家的老祖宗,真个没有太多的情谊可言……”2k阅读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