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96书吧 > 九流闲人 > 九月一日发新书。

九月一日发新书。

  “再过一天那枚晶体里面的神火就能够孕育完成了。”徐从诫或许是感觉到周围气氛有些紧张,于是便转移话题式的插嘴,道:“您要不要去看一下?看看我做得对不对,免得到了最后凝聚法则时出现什么意外。”

  “不必了!”徐长青转身坐回到了寒潭边上,说道:“如果神火晶体没有能够培育出来契合这先天元胎的神火,那么就代表太一和这先天元胎无缘。”随后,他又朝一旁的太一说道:“给你个建议,神火凝聚法则的时候,是神火的融合力、排斥力等等一切力量,最脆弱也是最强的时候,更是你融合神火的最佳时机。另外,如果你能够成功融合神火,千万不要让你的血脉和神火产生联系。”

  “这些我都知道,不需要你提醒。”太一冷哼一声,有些嘴硬,并且呛回去,道:“你还是多考虑你手上的事情吧!我融合神火几乎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可你面前的这股力量呢?你已经找到屏蔽这股力量让我靠近先天元胎的方法了吗?别到时候我已经准备好了,你这里却毫无进展。”

  徐长青没有与太一斗嘴,而是随手拿起一块之前由古天庭金属变化而成的铜矿石,看似随意的朝那股力量扔了过去,随后便看到铜矿石飞入到那股力量之中后,并没有受到周围空间之力和时间之力的影响,直接飞到了先天元胎附近,擦着元胎的边缘落到了寒潭之中。

  “这是怎么做到的?”徐从诫和太一见此一幕都忍不住发出惊呼,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徐长青。也难怪他们会有如此表情,在过去那些年里面,他们不止一次尝试过让外物靠近先天元胎,但却始终无法成功,而徐长青仅仅在这里研究了不到半个月,就已经找到了方法,这使得徐从诫的这两具性格各异的分身都同样感到不可思议。

  面对两人的询问,徐长青拍打了一下手,仿佛要将手上不存在灰尘拍走一般,然后一脸淡然的说道:“方法很简单,你们自己去想,我说出来就没有意思了。”说着,他又朝徐从诫吩咐道:“尽快把从世俗人间来的铁矿石拿过来,另外还要准备一个普通人用的锻造炉,和锻造所需的燃料,无论是炉子还是燃料都不能有一丝灵气,我需要打造一些东西。”

  吩咐了这些事情后,徐长青便不再理会二人,而是坐在寒潭边上闭目养神。

  对于徐长青的要求,徐从诫自然是用心听从,仔细记下了徐长青的要求。一旁的太一虽然很想知道铜矿石不受那股力量影响的方法,但他的高傲性格不允许他再多做询问,更不允许他在徐长青面前低头,所以他只是充满不悦的冷哼一声,跟着就自顾自的便大部走出了溶洞。见到太一如此态度,徐从诫不由得后悔这个时候带他来见徐长青,于是朝徐长青歉意的笑了笑,跟着便快步跟了上去,之后便听到溶洞通道内隐隐传来一些非常低微的责备声。

  听到这些徐从诫故意制造出来的责备声,闭目养神的徐长青微笑着摇了摇头,他很清楚徐从诫这样做是担心刚才太一傲慢且充满敌意的态度引起他的反感,但实际上他根本没有将太一的态度放在心上,这毕竟是自己的错,哪怕太一表现出来的充满怨气的敌意是让徐长青感到有些不悦。

  徐长青更多的是关心太一身上的太古金乌血脉,虽然没有和太一真正交过手,也没有用法术探查太一体内的情况,但单从最开始见面时所感受到的那股气质和气势,他就已经可以肯定太一身上的太古金乌血脉已经非常纯正了。

  纯正的太古金乌血脉在给太一提供了强大实力的同时,也对太一的境界提升形成了天渊般的屏障。正如太一所说的那般,以他现在的血脉,想要凝聚成神火,需要数以万年记的时间,这还是最好的情况下,要是情况不好,比如修炼所需的灵气无法达到洪荒时期的程度,那么这个时间恐怕还要增加数十,乃至上百倍。

  如果太一本身就是徐从诫倒也罢了,以太古金乌的纯正血脉他活个数百万年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可问题是太一仅仅只是徐从诫的分身之一,虽然因为徐从诫的分身法门极为特殊,每个分身都拥有独立的性格和能力,感觉像是和本体没有什么关系似的,但实际上他们依然没有能够像徐长青这样跳出分身、本体之间的基本规则,一旦徐从诫的本体死去,这些分身也不可能独活,所以徐从诫的本体无法活到太古金乌血脉凝聚出神火,那么再好的血脉也是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